×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俄烏雙方坦克損失超2700輛,現代戰爭坦克還有必要存在嗎?

自2月24日開戰至今,俄烏雙方軍隊都已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尤其引人注目的則是雙方坦克的損失。有分析者認為:雙方因各種原因折損的坦克數量甚至可能超過2700輛!另一方面,烏軍使用的TB-2無人機卻一度表現活躍,這不禁讓人想起納卡戰爭中大量亞美尼亞坦克成為無人機獵物的一幕。

▲被摧毀的坦克

自一戰誕生以來,坦克一度成為改變陸戰態勢的決定性武器,對步兵部隊一度形成絕對的降維打擊。但所有武器都會迎來對應的克星,隨著單兵反坦克武器的性能提升和普及,坦克的優勢地位受到很大沖擊;而近現代多次局部戰爭中,武裝直升機和察打一體無人機從天而降的挑戰,更催生了所謂的「坦克無用論」。

近年來,英軍和美國海軍陸戰隊又相繼傳出所謂數字化輕裝時代改進的消息,其改制的核心之一就是幾乎淘汰所有主戰坦克,兩個傳統強國的舉措,似乎在證明「坦克無用論」是正確的。然而,放眼于目前軍事技術發展、多兵種體系化建設,就不難看出主戰坦克依舊不可替代。

事實上,主動遺棄才是雙方各自坦克的主要損失原因

從碾壓優勢到遭遇強勢挑戰,坦克和步兵的對決發生了什麼變化?

一戰之初,陸地戰場往往圍繞塹壕、鐵絲網、碉堡和重機槍展開,由于當時的飛機很原始,炮擊精度也難以保證,因此進攻方步兵往往會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然而突然出現在索姆河戰役中的原始坦克,卻迅速打破這種僵局。兩次世界大戰中,各國步兵都在單獨遇到敵坦克時,都會不由自主地陷入巨大慌亂中。

索姆河戰役中,原始的坦克首次打破了僵局

1940年,英法聯軍被德軍以坦克集群為先導的閃電戰打垮,英軍專門向步兵部隊發布了《獵殺和摧毀坦克》手冊,提到步兵要想摧毀坦克,就需要超群的膽量和出色的素質,才可能在100-200米最危險距離區間幸存下來并使用燃燒瓶、反坦克手雷等武器打擊對方,但此類武器需要步兵接近到咫尺之遙,危險性幾乎等于原地自盡。

即便反坦克槍出現后,步兵的態勢也不樂觀,因為當時反坦克槍射擊精度和威力相對有限,操作很麻煩。值得注意的是,當時德軍常見的坦克依舊只是3號和4號早期型這樣防御力相對較低的型號,因此交戰雙方的步兵面對防御力、火力和機動性更佳的更新一代坦克時,無力感不難想象。可以說步兵單獨反坦克時,危險性幾乎和徒步捕獵老虎一樣!

依靠反坦克火箭筒等武器,志愿軍多次重創了美軍裝甲部隊

然而巴祖卡一類火箭筒問世后,步兵終于改變了原先的脆弱地位,不但有效打擊距離大幅提升,而且在機會適當時還能利用地形對敵坦克部隊帶來毀滅性打擊。1952年6月的古直木里戰斗中,志愿軍反坦克分隊曾以模仿巴祖卡的51式火箭筒在1小時內摧毀美軍6輛M-46中型坦克,自身僅輕傷2人,此戰也堪稱步兵反坦克的經典案例。

車臣戰爭中,俄軍裝甲部隊也在巷戰中損失慘重

車臣戰爭中,俄軍81摩步團這支衛國戰爭功勛部隊在格羅茲尼遭到車臣匪軍毀滅性打擊,對方隱藏在建筑物高層的火箭筒等反裝甲武器采取掐頭去尾的打擊,導致俄軍車隊瞬間損失慘重且動彈不得。面對對方從多個高度和角度的圍攻,俄軍坦克的薄弱點不斷被擊中,而該團的96輛步戰車和31輛主戰坦克不是被摧毀,就是被乘員丟棄。

武裝直升機和察打一體無人機讓坦克迎來寒冬

如果說步兵反坦克武器的升級和推廣極大制約了坦克的陸戰霸主地位,那麼來自空中的挑戰無疑讓坦克的前途一度陷入低谷。海灣戰爭前的伊拉克軍隊實力不容小覷,特別是其陸軍的坦克數量和質量十分可觀。戰前曾有人分析,如果美軍地面部隊主力與之交戰,可能至少傷亡十萬人以上!

海灣戰爭中阿帕奇的表現,讓不少人認為裝甲集群的時代徹底終結

然而真正的地面戰卻僅僅持續了100小時,近300架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就摧毀了500多輛伊拉克坦克以及大量軍車和火炮,甚至配合美軍第三裝甲師在幾小時內就幾乎全殲了一個伊拉克共和國衛隊裝甲師!而一架阿帕奇直升機即可掛載16枚地獄火反坦克飛彈,并可以同時控制其中多枚,以至于曾有一次7發7中7摧毀的空地打擊案例。

納卡戰爭中,無人機的活躍導致坦克無用論再度風行一時

2020年爆發的納卡戰爭在很多網友看來無異于菜雞互啄,因為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這兩個交戰方的體量都太小了。然而土耳其拜卡公司的TB-2無人機及其搭載的以色列產Harop巡飛彈卻因這次低水平戰爭而迅速走紅,據稱這一組合在短短45天時間內就摧毀88輛坦克、51輛步戰車和自行火炮在內的數百個目標。

在烏克蘭前線,TB-2無人機再度取得了不少戰績

在俄烏戰爭中,俄軍起初的快準狠打擊一度使其占據了很大主動,烏空軍幾乎無所建樹,但烏軍從土耳其引入的TB-2無人機卻成為烏軍為數不多的還能有效打擊俄軍的武器。據稱該無人機已先后摧毀2個機動防空系統、2門拖曳式榴彈炮以及十多輛軍車,由于土耳其可能會繼續提供TB-2給烏克蘭,因此誰也無法保證俄軍坦克不會遭到其獵殺。

時至今日,俄羅斯的坦克擁有量依舊無人可比

相對于武裝直升機,察打一體無人機在保持攻擊范圍不對等的同時,成本更低廉,使用更便利,自然也更容易集體出動。而兩次戰爭中大出風頭的TB-2體量和載彈量有限,速度和航程也較低,同樣的情況換成翼龍-2一類大型無人機,那麼對方地面部隊的損失還要大增。因此,不少人再度表示:坦克也會和傳統騎兵一樣,將迅速被淘汰。

傳統強國裁撤坦克的原因特殊,并無普遍代表性

2016年12月,英國《簡氏防務周刊》網站表示英軍將組建全新的打擊旅,其建設核心就在于使用阿賈克斯步戰車系列作戰平台逐漸取代原先的挑戰者-2主戰坦克,而當時英軍所有的主戰坦克數量本就少得可憐,不但遠低于中俄,甚至還不如一些第三世界國家,以至于被諷刺為將軍人數超過坦克裝備數量。

盡管挑戰者-2主戰坦克也曾表現不俗,但英軍卻計劃將其徹底裁撤掉

2020年8月,英國國防部表示英國陸軍開始計劃淘汰當時英軍全部的227輛主戰坦克和300輛武士步戰車!這一裁撤規模幾乎等于2個裝甲師的兵力就此消失!甚至意味著英國陸軍在某些方面甚至將被某些東南亞落后國家碾壓!要知道,英國不但是坦克真正的起源之地,而且挑戰者-2主戰坦克曾有實戰最遠距離擊殺紀錄,實戰中幾乎沒有一輛被對方摧毀。

無獨有偶,2020年3月美國海軍陸戰隊也提出要在未來十年內淘汰現役全部的450輛M1系列主戰坦克及其運輸單位,取而代之的則是海馬斯自行火箭炮、多用途無人機及無人快艇。而與之對應的,則是美國海軍陸戰隊近年來多次進行了無人平台和隱身戰機之間的快速行動演習,傳統的重裝作戰單位登陸演習則越來越少。

美國海軍陸戰隊也計劃在未來十年淘汰所有主戰坦克

盡管英美兩國無疑在不少軍事技術領域和思維上有優勢,但它們做出淘汰所有坦克的決定也是其各自面臨的特殊情況決定的。英國目前不但失去了大多數殖民地,而且其他戰場也只是作為美軍的跟班而出現,精銳且行動迅速的輕裝步兵即可完成任務,而頭號假想對手的實力也遠無法和蘇聯相比,重裝部隊自然顯得無用武之地。

美軍認為,面對強敵時坦克很難迅速登陸

在英國看來,自己的首要任務是避免對方跨海登陸,而西歐防務自然有駐歐美軍和其他北約成員國負責,就算這些隊友都失敗且敵人有能力讓重裝部隊登陸,自己的坦克部隊也難以回天。這樣一來,主戰坦克自然只剩下象征性意義,考慮英國武器軍售業績不佳,因此現有的挑戰者-2似乎也只有淘汰一條路。

而美國海軍陸戰隊認為M1A2主戰坦克重量過大,即便C-17這樣的大型運輸機也只能運載一輛,此時其航程也明顯降低。在海運時則只能依靠大型艦艇裝載后,再通過兩棲登陸艇運載到灘頭。上述兩種方式對付伊拉克或阿富汗級別的對手時沒什麼問題,但美軍未來的假想敵顯然要強得多,甚至足以在陸戰中徹底擊敗美軍。

美軍希望陸戰隊能夠輕裝化和特種化

美國海軍陸戰隊認為:自己未來的主要戰場會在西南太平洋方向的某個島礁,這些島礁本身就不適合主戰坦克活動,因此主戰坦克甚至難以有效進入島嶼縱深。考慮對方的火力覆蓋效率以及局部制空權,搭載主戰坦克的美軍登陸艇顯然不會有機會從容地慢慢接近登陸場,因此那數百輛坦克無疑成了「雞肋」。

坦克的獨特優勢依舊不可替代

盡管每次局部戰爭后都會出現淘汰坦克的呼聲,但即便在美軍內,也有將領用實戰案例證明坦克的作用不可取代,這些將領表示如果美軍沒有主戰坦克,就不可能在空中打擊無法到達時打敗伊拉克裝甲部隊,而當地游擊隊面對步戰車和坦克時的表現也是完全不同的。而未來的對手在坦克數量和質量方面都不可小覷,美軍地面部隊如果輕裝過度,就會吃大虧。

在海灣戰爭和伊拉克戰爭中,艾布拉姆斯系列主戰坦克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

現代化戰爭是體系的較量,而非某種武器本身的優劣對比。而坦克的作用是地面戰斗中為步兵等單位提供持續性且可以時刻伴隨的火力支援。相比之下,武裝直升機往往會在開火后返航,而且在對方完善野戰防空體系面前甚至要控制射擊條件,否則必然損失慘重,但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打擊效率驟降。

無人機雖滯空時間長,但載彈量偏低,而且速度慢、高度低,加上嚴重依賴后方遙控,如果對方防空火力和電子對抗效率夠好,那麼無人機不是損失巨大就是徹底失控。固定翼攻擊機在支援時,指揮部要確定多少飛機適合出動?什麼任務優先?一線部隊往往要因此等很久,在此期間就可能遭到毀滅性損失。

如果能有效反制對方空中力量,那麼裝甲部隊就依舊可用發揮其威力

新世紀以來坦克無用論的背景,大都是從實力嚴重失衡的一些局部戰爭著眼分析,此類戰爭中的弱勢方甚至都不夠格成為現代化軍隊,不但缺乏現代化技術裝備以及對應體系,甚至連基本的重武器火力支援都難以實現。但這不等于強勢方總能遇到此類對手,因此過去空中力量決定一切的設想自然未必實現,那麼傳統高強度陸戰就很可能隨時出現。

坦克提供的直瞄火力具有難以取代的優勢

以攻堅戰為例,此類作戰是高強度陸戰常見的形式,如果沒有坦克的強大直瞄火力支援,那麼輕裝甲的步戰車就很難保證自身生存率,而步兵也將難以推進。倘若己方攻勢受阻,那麼對方就可能集結火炮對己方兵力集結點進行較長時間的轟擊。反之,如果坦克迅速打開口子,那麼其他單位就能通過彼此配合有效向敵防御縱深挺進。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爆炸反應裝甲的出現意味著坦克也在加強自身

而坦克部隊及其麾下單位以及坦克本身,也在戰爭中不斷提升自身的技戰術水平,第四次中東戰爭時埃及使用AT3反坦克飛彈重創以軍裝甲部隊后,以色列迅速針對該飛彈速度慢尾焰大的弱點研發相應戰術,并為本國坦克增設了爆炸反應裝甲,由此極大降低了對方的命中率和破壞力,以至于以軍坦克部隊在第五次中東戰爭中再顯神威。

海灣戰爭后,有識之士認識到這并非是坦克的問題,而是傳統單一兵種思維的問題。隨著便攜式防空飛彈、自行防空系統在數量和質量上的普及,武裝直升機即便打擊范圍遠超坦克主炮,也很難在對方防空覆蓋外從容對坦克群進行點名。時至今日,下一代主戰坦克甚至可能發展成「袖珍宙斯盾」,進而具備反制對方直升機的能力。

亞阿沖突中,亞美尼亞的技術和經驗嚴重不足,TB-2才會大顯神威。同樣的無人機,面對俄軍支援的敘利亞政府軍時卻損失率直線攀升;俄烏戰爭中,俄軍也已多次擊落了對方,甚至讓烏軍的無人機儲備幾乎見底。最主要的是,俄烏雙方損失的坦克及其他裝甲車輛中,絕大部分都是雙方人員自行拋棄,而非真正損失。

面對實力較強的對手時,TB-2這樣的無人機往往不斷被擊落

從這一點來看,坦克和反坦克武器之間的關系就好比動物界捕食者和被捕食者之間的螺旋式進化,即一方提升后,另一方對應升級,而非一方會絕對淘汰另一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