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一戰的收官之戰:德國傾盡全力的魯登道夫攻勢,為何最終卻沒能成功?

1918年年初,蘇俄在德軍打擊下被迫簽訂了《布列斯特和約》,退出一戰,德國終于不用在兩線作戰了。

但是,之前的日德蘭海戰沒有突破英國的海上封鎖,陸地上塹壕戰日復一日的對峙,德國經濟已經瀕臨崩潰,美國也在這個時候宣布參戰加入對同盟國的打擊。面對西線戰場的困局,德國人迅速將部署在東線的軍隊西調,準備以一場雷霆之勢擊敗協約國。

日德蘭海戰

對英軍的打擊

時任德軍軍需總監的魯登道夫將軍,在西線集中了十三個集團軍360多萬人的龐大兵力,制定了多個計劃來對西線協約國聯軍發起攻擊。而第一階段的索姆河攻勢尤為凌厲。

魯登道夫計劃這一波攻勢切斷英法兩軍在阿拉斯的連接部,控制阿拉斯,進而攻占法國北部交通重鎮亞眠,將戰線一分為二。之后再向北合圍掃蕩逼退英軍之后,集中兵力南下,重創法軍。

魯登道夫

為了這一計劃,魯登道夫對部隊進行了重大改組。受之前俄國名將布魯西洛夫的啟發,德國人也組建了戰壕突破利器——風暴突擊隊。這些手持沖鋒槍、輕機槍、工兵鏟以及大量手榴彈的精銳老兵,總能趁著夜色突入敵軍塹壕,用手中的自動化武器對拿著手動步槍的敵軍展開毀滅性打擊。魯登道夫將風暴突擊隊集合起來使用,組成了十數個風暴突擊營。

1918年3月21日凌晨四點,德軍集中了3個集團軍、六千余門大炮轟擊對英軍第三、第五集團軍的陣地。炮擊持續了數個小時,隨后在迷霧與硝煙的掩護下,風暴突擊隊鉆出塹壕向英軍塹壕進行滲透攻擊,英軍很快丟失了大面積的陣地,無奈撤退。

風暴突擊隊

由于魯登道夫將手中的預備隊交給了進攻更順利的德軍第二、第十八集團軍的戰線上,與之對陣的英軍第五集團軍越打越吃力。德軍兩天時間就在英軍第五集團軍的防線上打出了一個30公里深、60公里寬的巨大缺口,這是此前數年來塹壕戰都很難取得的戰果。

雖然德軍攻勢凌厲,英軍還是在頑強抵抗下撤退到了索姆河防線,法軍也派出第三集團軍增援抵擋德軍第十八集團軍的攻勢,德軍沒有完成其目標——-攻占阿拉斯、亞眠,合圍英軍。

跳出塹壕的英軍

魯登道夫迅速命令部署在北線的德軍第四、第六、第十七集團軍對阿拉斯以北的英軍第一、二、三集團軍展開合圍,第二集團軍進入英軍第三、第五集團軍的結合部,第十八集團軍向南方挺進。3月24日,已經連續進攻多日未經休息的德軍再一次把英軍索姆河防線打的搖搖欲墜。越過索姆河的德軍在距離巴黎120公里的地方組裝起來了著名的「巴黎大炮」炮轟巴黎。

面對德國人對巴黎的炮擊,貝當對英國遠征軍司令道格拉斯·黑格說道:「如果亞眠淪陷,那麼我們將全線撤退保衛巴黎。」若不是法國將軍福煦出來調解,英法聯軍恐怕就會各自為戰了。就在聯軍人心惶惶時,好消息傳來了。由于索姆河地區道路被之前的戰爭破壞的一干二凈,德軍后勤出現了嚴重問題,攻勢不得不放緩。

黑格

3月28日,德軍進逼阿拉斯和亞眠的郊外,不過連續的作戰耗盡了德軍的戰斗力。攻占阿拉斯和亞眠的作戰都失敗了。在之后的幾日,德軍第二、第十八集團軍再次對亞眠開展了攻勢,但是在大雨滂沱之后開展進攻的德軍依然是一無所獲,反倒是被城內的英軍一舉反擊向后撤退了數公里。

索姆河攻勢以推進戰線64公里,俘虜英軍9萬人,造成聯軍25萬人傷亡,而德軍自身也付出了24萬人傷亡的代價,并進入了對峙狀態。大量損失的德軍風暴突擊隊,更是不可估量的財富。

德軍炮兵

后續行動

1918年4月9日,魯登道夫發動利斯河攻勢,派遣德軍第四、第六集團軍向英軍第一、二集團軍發起進攻,企圖奪下法國北部的哈茲布魯克,包圍英軍,迫使其退回本土。盡管德軍第六集團軍進軍神速,很快就進逼了哈茲布魯克。但是在4月14日聯軍的增援趕到,德軍的攻勢被擊退了。

北方的第四集團軍倒是進展不錯,包圍了伊普爾。可是守衛的比利時軍隊和德軍有著國仇家恨(一戰之初的德軍就是攻占了比利時進而進攻法國),頑強抵抗,最終隨著英國人的援軍到達,德軍攻勢停滯,傷亡巨大,雙方被迫再次打起了塹壕戰。

眼見聯軍將主力集中到了北線索姆河一帶,魯登道夫計劃在南線馬恩河一帶發動一次佯攻,將法軍主力吸引南下之后,自己再一舉殲滅北部的英軍。

法軍步兵

5月27日凌晨,第三次攻勢開始了。德軍在60公里的戰線上部署了6000大炮和迫擊炮向協約國陣地發起炮擊。炮擊了一夜之后,在炮火硝煙和毒氣彈所組成的濃濃煙霧的掩護下,風暴突擊隊沖出戰壕迅速越過寬闊的無人區開始對協約國軍隊攻擊。聯軍抵擋不住德國人的進攻,連連后撤,德軍一天就向前推進了20公里,法軍第六集團軍基本喪失戰斗力。

魯登道夫沒想到佯攻能取得如此大的戰果,順勢改佯攻為主攻。法軍也著急了,貝當下令要構筑由蘇瓦松-馬恩河-蘭斯山區組成的保衛巴黎的防線。

貝當

隨著德軍繼續推進,剛撤到蘇瓦松的法軍又被擊潰,但依然是之前馬恩河會戰造成的無人區還未修復,推進到此的德軍依然被后勤問題困擾著,德軍的鋒芒被持續消耗著。盡管另一條戰線上向貢比涅進攻的德軍第十八集團軍進展還算不錯,但是卻被法軍法軍第十集團軍一舉偷襲后撤了數公里。眼見南線進展不大,魯登道夫無奈停止了進攻。

6月底,魯登道夫計劃用布置在南線的第一集團軍并分兩路進攻蘭斯,跨過馬恩河進攻巴黎。這一次雖然有德皇威廉二世親自督戰,但是由于此前損失太多,尤其是風暴突擊隊和有經驗的老兵,因此進攻效果并不好。德軍的突襲雖然擊潰了西側法軍第四集團軍,但是東側的行動卻被美軍擊退。

風暴突擊隊士兵

魯登道夫認為既然協約國聯軍已經將主力部署到了南線,那麼他可以在北線繼續打擊英軍了。不過還未等他做計劃,法軍將軍福煦便集結兵力向德軍發起了進攻,魯登道夫無奈將部隊撤回到了埃納河一帶,馬恩河地區取得戰果不復存在。

魯登道夫依舊夢想著發動新的攻勢,不過從8月8日協約國聯軍集結了400多輛坦克從亞眠發動反攻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沒希望了。聯軍迅速突破了德軍的防線,使得這次策劃的一系列攻勢的戰果灰飛煙滅。

被這次攻勢耗盡力量的德國再也無力再戰,11月11日,隨著德皇威廉二世退位,德意志第二帝國覆滅,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

威廉二世

戰役評價

魯登道夫攻勢自然是為了破局做了一次有力的嘗試,在初期憑借著對風暴突擊隊的集中使用,取得了很大的戰果。盡管德軍能憑借著兵源素質、突然襲擊等因素取得一定的戰果,但是協約國作戰仍然很頑強,以及無人區后勤的影響,德國依然很難取勝。

站在事后諸葛亮的角度來看,魯登道夫本人也要為此次攻勢的失敗付很大責任,例如他在第三攻勢中,看到了原本用來佯攻的部隊取得了巨大戰果就改變了計劃,全然沒考慮到這支部隊的進攻頂點在哪里。再比如在索姆河戰區和馬恩河戰區德軍都遇到了后勤補給困難的問題,而他沒有很好的解決。

被強征到戰場的德國老人

不管怎麼說,魯登道夫攻勢完全是德國困獸猶斗的掙扎,在海陸經濟完全被封鎖,國內瀕臨崩潰的情況下,統治者依然幻想著用無數士兵的生命換取一次次難以預見的勝利,這本身就是一場豪賭。普通士兵,不過是兵棋推演上一顆顆冰冷的棋子罷了。

在貢比涅森林森林,德國簽訂了停戰條約,在巴黎和會,列強為了戰后的利益爭吵不休。這場本來就是新老列強矛盾激化的丑陋戰爭,這場爆發之初歐洲人幻想速戰速決的戰爭,卻在陰冷昏暗的泥濘塹壕中對峙了四年,在付出了一千多萬條鮮活生命后,落下了帷幕。

塹壕里的法軍

維系這來之不易的和平的,僅僅是脆弱的「凡爾賽-華盛頓體系」和軟弱的國聯。在對德國大肆盤剝之后,列強抱著受傷的軀體繼續夜夜笙歌,殊不知自己制造了一個的惡魔。這個惡魔,在20年后會帶領著德意志繼續給全世界帶來血與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