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美國槍擊頻發為什麼禁不住槍?因為這個后台,實在太硬了!

5月15日,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一名18歲白人男子開啟直播,闖進一家超市,掏出自動步槍一頓掃射,造成10人死亡,3人受傷。

5月24日,美國德克薩斯州尤瓦爾迪市羅布小學發生了大規模槍擊案,造成了19名兒童和2名教師死亡,而兇手在作案時使用的步槍,卻是通過正規合法渠道獲得的,也就是說從程序上而言,這起槍擊案根本無法被避免。

▲一名高中生也能合法獲得槍支

據「美國槍擊日歷」統計,僅從今年1月1日到5月25日,就有7697人在美國死于非自盡的槍擊案,平均下來每天就有50多人被人用槍打死,甚至就在6月1日,美國又發生了兩起槍擊案。

▲今年前5個月的美國槍支暴力案件

其實只要大家都不持槍,就不存在槍擊案的問題,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然而很多美國人在看到校園遭受槍擊之后,想到的解決辦法反倒是給教師甚至學生也配備槍支。雖然很離譜,但是這種離譜的「槍支自由」觀念也不是天生的。

▲兒童版步槍JR-15

在美國,槍支自由觀念的孕育和宣揚都離不開一個組織,那就是「美國國家步槍協會」(簡稱NRA)。甚至在24日的槍擊案發生后,NRA照樣在3天后舉辦了一場盛況空前的年會,就連川普和德州州長都來到了現場。

▲2022年NRA年會

NRA的歷史可追溯到19世紀,起初是英國在1859年成立了全國步槍協會,其成立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促進英國國內的射擊技術。而到了1861年南北戰爭爆發的時候,一群在英國的美國人就建議林肯總統也成立一個類似的全國性步槍協會,畢竟在那個排隊槍斃的年代,射擊技術確實相當有待提高。

▲射擊技術確實很有提高的必要

于是在1871年11月16日,由林肯總統和美國一群達官顯貴組成的臨時委員會組建了美國步槍協會,并由安布羅斯·伯恩賽德將軍擔任首任協會主席,不過別看美國步槍協會是效仿英國步槍協會成立的,但其宗旨是「在科學的基礎上促進和鼓勵步槍射擊」,在提高射擊技術的同時,更側重鼓勵民眾持槍。

▲美國步槍協會

實際上,美國步槍協會從來就不是一個簡單的射擊愛好者的社團,而是一個歷史悠久、資金充足、政治活動頻繁的民權組織,我們總是好奇為什麼槍支問題在美國會是一個政治問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美國步槍協會就是一個極具政治性的一個組織。

▲2019年NRA領導力論壇,總統、副總統、州長、參議員全員出動

支持和鼓勵持槍的美國人最常掛在嘴邊的就是美國的「憲法第二修正案」,其中規定:「軍紀嚴明之民兵乃確保自由國家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容侵犯」,如果說第二修正案是持槍自由支持者的最大法律底氣,那麼美國步槍協會就是他們最大的實體后台。

據統計,已正式注冊的NRA會員就超過500萬人,而實際上還有很多雖然未在NRA注冊,但忠實追隨NRA的人。據美媒估計,美國步槍協會的支持者總人數可能在1500萬人左右。而且其會員中不乏社會精英階層甚至政治家,在歷史上共有9位美國總統都是美國步槍協會的會員。

▲NRA的支持者至少達千萬以上

盡管美國步槍協會人多勢大,甚至有總統背后撐腰,但在明面上大家都還得遵從法律的規定,于是自1934年美國通過第一部聯邦槍支管制法律《國家槍支法》(NFA)后,美國步槍協會就立馬成立了一個立法事務司,開始密切關注美國的槍支立法。

在1968年以前,美國步槍協會的立法事務司對美國槍支立法的干預還沒有那麼明目張膽,主要活動還只是為會員解讀槍支管控法律,以及在立法聽證會上發表建議,甚至在1968年以前,美國步槍協會對NFA(國家火器法)、FFA(聯邦火器法)這兩部槍支管控法律都是持支持態度的。

當然,NFA、FFA對槍支的管控其實并不算嚴格,甚至還有很多漏洞可以鉆,比如只要不安裝槍托,步槍就可以被認定為是手槍的BUG就出自FFA,至今也沒有更改。

然而,1963年的約翰遜·肯尼迪總統遇刺,將美國對槍支的管控推向了巔峰,國會開始推進禁止郵購槍支立法和一系列更加嚴格的槍支管控條例,盡管總統遇刺是個不得不嚴加重視的問題,但加強槍支管控的過程依然相當地艱辛。

▲肯尼迪在德州遇刺

結果,1968年4月馬丁·路德·金也遇刺了,緊接著羅伯特·肯尼迪也在同年6月被暗殺,這讓以美國步槍協會為首的支持槍支自由的組織很難再罔顧事實。最終,美國在1968年推出了當時有史以來最為嚴格的《槍支管控法案》(Gun Control Act,簡稱GCA)。

GCA的推出,對槍支銷售商和購買者都加強了限制,這讓美國步槍協會一下子感受到危機,一大批的美國步槍協會會員開始為槍支管控松綁而四處游說,甚至在1975年,美國步槍協會在原本的立法事務司的基礎上,專門成立了一個立法游說部門:立法行動研究所,簡稱NRA-ILA。

▲攤牌了不裝了

既然NRA-ILA要去游說立法,沒有錢肯定沒法辦事,于是1976年ILA又成立了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PAC),也稱政治勝利基金,開始明目張膽用資本來影響槍支管控立法。

為了削弱GCA對槍支自由支持者的管控,ILA砸了大筆的錢,成功地讓國會在1986年通過了《槍支所有者保護法》(簡稱FOPA),同時還削弱了執行GCA和其他槍支管控法律的聯邦酒精、煙草、槍支和爆炸物管理局(ATF)的權力。

▲ATF查封違反GCA的槍支

即便超過10個警察機構和組織都極力反對FOPA,但在美國步槍協會的游說下,這部法律至今仍在生效,而1994年頒布的《聯邦攻擊性武器禁令》(AWB)卻在美國步槍協會的游說下,在10年之后就到期了。

美國步槍協會的「游說(chao)能力」如此之強,當然不是光靠嘴皮子就能實現的,在2016年的時候,NRA所籌集的資金就達到了驚人的3.66億美元,這還不包括NRA會員所上交的會費和其廣告收入,而同年NRA花在政治活動上的資金更是達到了4.12億美元之多。

▲NRA的總部大樓

游說立法還不夠,美國步槍協會還會干預國會議員選舉甚至是總統選舉,據統計,在1998年的時候,美國步槍協會的政治勝利基金就已經是國會選舉中的最大支出者之一。

1999年《財富》雜志公布了一項調查報告,顯示美國的立法工作者連續三年都認為美國步槍協會是最強大的游說組織。甚至在2013年的另一項調查中,有51%的美國國會議會都曾在其政治生涯中獲得過美國步槍協會資助的基金。

▲NRA已推動25個州實現合法攜帶槍支

而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中,美國步槍協會更是一反常態的高調支持川普上台,倒不是因為他們覺得川普多麼適合當總統,而是另一邊的希拉里·克林頓對槍支管制持強硬立場,于是美國步槍協會就把超過3000萬美元的資金用在了川普身上,是2016年總統大選中單個組織出資最多的。

1500萬的擁護者、包括甚至總統在內的精英階層會員、每年數以億計的游說資金,在美國步槍協會的常年操作下,美國已經近20年沒有出台過新的槍支管控法案,即便這20年來大型槍支暴力犯罪案件屢次發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