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二戰已經結束77年,波蘭為什麼突然提出天價索賠?

2022年9月1日,在納粹德國入侵波蘭83周年之際,波蘭法律與公正黨主席,現任波蘭總理的莫拉維茨基(Mateusz Morawiecki)要求德國為二戰中入侵波蘭的罪行支付賠款,他直言不諱地指出,二戰中德國入侵波蘭,大約有六百萬波蘭人喪生,德國占領軍更是幾乎將華沙和其他一些波蘭城市夷為平地,共造成了波蘭6.2萬億茲羅提的損失。

隨即波蘭副總理卡欽斯基(Jaroslaw Kaczynski)宣布,華沙將在這一估測金額的基礎上同德國展開索賠談判。他表示,以德國的經濟實力,承擔這一賠償金額「完全不成問題」,況且已經有十多個國家從德國得到了賠償。卡欽斯基說:「不將波蘭納入獲得戰爭賠償的國家行列,毫無道理。」

但是德國人也覺得自己的錢不是大風刮來的,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及德國外長貝爾伯克當即拒絕這項要求。之后德國的各個政治人物也都在不同場合表示對波蘭要求戰爭賠償問題的不可接受,德國總理朔爾茨委婉表示:「與之前的所有聯邦政府一樣,我可以指出,這個問題可以在國際法下得到解決。」10月4日,德國外長貝爾伯克訪問華沙時也再度聲明:「(德國)聯邦政府認為,戰爭賠償事宜已經結束。」

10月3日,波蘭外長茲比格涅夫·拉烏在華沙正式向德國提出二戰賠款的要求。

一場波蘭要求德國二戰賠款事宜,重新將我們拉回到1945年。為什麼二戰已經結束了77年,接近三代人的時間過去了,波蘭人依舊要求德國進行戰后賠款?

德國二戰賠償?這是一個問題!

首先一個問題是,德國二戰后的賠款問題本就是「剪不斷,理還亂」。由于德國在二十世紀上半葉接近三十年的時間里,連續發動兩次世界大戰,給世界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所以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結束時,如何徹底消除德國對世界和平的威脅,使得德國不再成為歐洲戰爭策源地,是所有戰勝國急需考慮的問題。

戰后賠償就成為一個很好的工具。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后的《凡爾賽和約》對德國的賠款過于苛刻,在很大程度上被認為是德國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戰勝國對德國賠償問題也非常慎重,擔心過度的賠償再次激發德國人民的反抗和不滿。

其次,是戰勝國之間就德國賠償問題也長期無法達成一致。在1945年2月的雅爾塔會議上,蘇聯提出要德國賠款200億美元,美國表示支持,但英國堅決反對,認為這個數額遠超德國實際支付能力,會再次激起德國人的復仇情緒。最終,英美蘇三方沒有就賠償總額及其分配方式達成一致,只是含糊其辭的表示,這個問題留待之后的莫斯科賠償委員會討論并制定詳細的賠償計劃。

1945年7月17日至8月2日,蘇、美、英三巨頭斯大林、杜魯門和艾德禮在波茨坦舉行最后一次會晤。

1945年7月的波茨坦會議上,英美與蘇聯在賠償問題上的矛盾沒有得到緩解。蘇聯在戰爭賠償問題還沒有具體敲定細則的情況下,已經開始私自拆除德國的工礦業設備作為戰利品和賠償。當英美軍隊到達柏林時,他們發現,蘇聯幾乎將柏林給搬空了。在西方國家的強烈反對下,蘇聯最終接受了「分區賠償」的協議,即英美法蘇四大國分別占領德國一部分,四大國從各自的占領區以及相應的德國海外資產中索取賠償。

分區賠償只是暫時緩和了四大國之間就德國賠償問題的矛盾,更為深遠的影響是,分區賠償破壞了德國的統一,為之后的德國分裂埋下隱患。

冷戰與德國賠償問題的復雜化

二戰后的德國,我們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家徒四壁。比一戰更慘的是,一戰并沒有打進德國本土,戰火剛蔓延至邊境,德國便及時投降了。但在二戰中,英美法蘇四國軍隊從四面八方直接打進德國本土,德國可以說是飽受戰火蹂躪,而更加瘋狂的是,希特勒等納粹匪首在戰爭末期發布了慘無人道的「尼祿法令」,正式名稱為《帝國領土拆除法令》(Befehl betreffend Zerstörungsmaßnahmen im Reichsgebiet),在法令中,希特勒下令道:「摧毀帝國境內的所有軍事運輸、通訊、工業和補給設施以及敵人能夠以某種方式立即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繼續戰斗的物質資產。」在內外摧殘下,德國已經徹底化為焦土。

1946年,柏林勃蘭登堡門上的自由女神。

果不其然,戰后德國陷入了嚴重的經濟危機之中,尤其是西方盟國占領的德國西部,在歷史上主要是德國工業區,糧食生產無法自給,主要依靠德國東部的農業,而戰后的德國分裂成東西兩部,使得德國西部無法實現糧食自給,英美等國需要大量輸入糧食來滿足德國人民的需要,這給他們造成了嚴重的財政負擔。蘇聯依舊根據之前的協議,大量從德國西部拆除工礦業設備作為德國對蘇賠償的一部分,加劇了西占區的經濟危機。1946年,美占區司令克萊宣布停止向蘇聯交付賠償物資,這也標志著戰后各國在德國賠償問題上正式決裂,也被認為是戰后美國在德國對抗蘇聯的第一個公開行動。自此,二戰期間建立起的德國戰后賠償體系正式瓦解。

1947年的杜魯門宣言被認為是冷戰正式開始的標志。冷戰的開始以及隨之而來的聯邦德國與民主德國先后成立,徹底重塑了戰后德國賠償體系。首先是相對財大氣粗的西方各國,出于拉攏德國人民以及冷戰對抗的需要,英美法三國率先宣布停止德國賠償。1953年,聯邦德國正式簽署了《倫敦債務協議》,根據協議,西德無需賠償二戰時期造成的損失費用,只需支付戰前遺債和戰后債務。西德政府以此成功地減免債務。

而東德的賠償則一直持續到1953年。1953年6月17日,東德人民進行大規模的游行示威,要求東德政府就一系列政治、經濟、外交問題做出改革,蘇聯于同年宣布停止德國賠償,自此德國賠償問題被冷戰雙方暫時擱置。

時間一轉眼間來到1990年,國際局勢的風云變幻也深刻影響了德國。伴隨著冷戰逐漸結束,柏林墻倒塌了,兩德統一了,但之前很多擱置下來的問題也重新進入日程,尤其是德國戰后賠償問題。1990年9月12日,聯邦德國與民主德國再加上英美法蘇四大國,六國之間簽訂了著名的《二加四條約》(Zwei-plus-Vier-Vertrag)又名《對德最終解決條約》,該條約承認兩德合并,被認為是二戰后與德國達成的最終和平協議。

柏林墻東區畫廊上的大型壁畫,記錄了柏林墻承載的歷史。

這樣一份至關重要的文件,雙方卻不約而同地忽視了德國戰后賠償問題,使得德國戰后賠償問題沒有一份足夠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來進行解釋,而德國政府對此的官方態度很是曖昧,精明的德國人的立場是「為時已晚」,2017年8月28日,德國聯邦議會學術部(Rechtsgutachten des Wissenschaftlichen Dienstes des Deutschen Bundestages)專門就德國賠償問題進行了一次法律研討會,最終結論是:「現在缺乏一個全面的對德和約,沒有規定德國的戰爭賠償義務。」所以「所有與二戰賠償有關的主張在法律上都是不成立的」。

因為英美法蘇四大國已經宣布放棄對德國戰爭賠款的要求。所以只有希臘、波蘭、以色列等小國依舊與德國二戰后賠償問題存在分歧,而德國政府的態度也頗為實用——能拖就拖,能不承認就不承認,實在無法賴掉再賠償。最為典型的就是希臘政府與德國政府的扯皮,1953年,聯邦德國政府就向希臘支付了1.15億德國馬克,但聯邦德國堅決不承認這是戰爭賠償,只是對二戰希臘受害者的賠償,希臘政府則堅持這是戰爭賠款,而且只是首付款,之后雙方政府一直爭論到2015年,希臘政府再次要求德國政府賠償2790億歐元,德國政府態度也是相當堅決,再次否決。

比較順利的賠償協議是德國與以色列。1952年,聯邦德國與以色列簽訂《以色列和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之間的賠償協定》,根據該協議,聯邦德國將向以色列支付戰后「安置大量背井離鄉的貧困猶太難民」的費用,并賠償猶太人因納粹迫害導致猶太人生計和財產損失」,總計約35億馬克,分14年支付。

德國政府對戰爭賠償問題非常慎重,不愿意輕易開戰爭賠償的口子,他們知道,德國二戰賠償本身就是一個爛攤子,一旦松口,無窮無盡的賠償估計就都來了。德國歷史學家赫伯特這樣評價:「如果正式向希臘支付賠償,那麼這個舉動會引發其他受害團體索要更高額的、德國完全支付不起的賠償金。」

相對于國家賠償的糊涂賬,德國對于二戰勞工和受害者的直接賠償基本上是清晰的。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德國開始實施戰爭賠償,不過由于冷戰原因,當時的德國人主要是給猶太人提供了賠償,波蘭、捷克等原華約組織成員國的受害者未能受惠。20世紀90年代,波蘭、美國、俄羅斯的眾多幸存納粹勞工提出訴訟要求賠償。2000年,一個名為「記憶、責任和未來」的基金會成立,總部設在柏林,6300多家企業為它提供資金,用于賠償這些勞工和受害者。到2006年時,德國宣布對二戰納粹勞工的賠償項目基本完成,賠償總額達600億至700億歐元。

波蘭為何此時趁機發難?

說回今天的話題,波蘭為什麼突然對德國發難?

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這實際上是響應波蘭國內的需要。波蘭主要反對派公民綱領黨主席圖斯克指出,此次提出索賠主要是出于國內的政治目的,「每當法律與公正黨需要建立一個政治敘事的時候,向德國索賠的倡議就會出現」。圖斯克認為,在波蘭議會明年改選之前,這場「反德運動」是為了重建執政黨的支持,是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贏得選票。

波蘭藝術家布羅尼斯瓦夫·沃依切赫·斯坦恩的作品《巴士》(1959—1961),關注戰后社會中的精神變化。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目前的俄烏局勢,某種程度上講,波蘭人也許并不是真的想要天文數字的賠款,波蘭也知道德國政府不可能支付,他們更多是想用賠款事宜來倒逼德國在俄烏沖突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就像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基在德國著名報紙《圖片報》(Bild)的采訪中說道的:「你們的繁榮、你們的財富,至少有一部分來自對波蘭房屋、工廠和資產的盜竊。你們的祖父們要對當時的罪行負責,你們作為后代就要承擔這一責任……」

2022年10月25日,波蘭總理馬泰烏什·莫拉維茨基出席了在柏林召開的專家會議,表示烏克蘭的經濟復蘇對于歐洲安全的維護極其重要。

有分析人士指出,波蘭政府很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方面是想借助德國賠償問題在內部為執政黨贏得民意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德國在俄烏沖突中為歐洲承擔更多的責任與義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