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故事:前夫帶新歡回家,讓我給她端茶送水
2023/03/13

01

我不知道齊陽,竟然給我打了這樣的心思:

失婚后,他繼續讓我留在他的房子居住,美名其意是讓我省錢,不用花錢去住酒店。但實際是,他想讓我免費給他做保姆,還讓我給他睡。

抱歉,我不樂意做這樣的傻瓜。

失婚,他休想再占我一分的便宜!

齊陽被我拒絕兩次之后,他火了。

今兒,他從外面領了一個女人回來。

女孩叫甜,是一個長相年輕、穿著時髦漂亮的女孩,估計二十來歲的樣子。

他們一進門,齊陽就對我大聲嚷嚷道:「你趕緊給甜倒一杯水。」

「好。」

我淡淡地笑著,去拿一次性水杯給甜倒了一杯水,雙手遞給她。

甜沒有立即伸手接水杯,而是神色鄙夷地瞅了我一眼,隨后扭頭看向齊陽,嘲笑似的發問:

「這就是你嘴里整日跟我念叨的你家的保姆嗎?」

「是。」齊陽面無表情地點了下頭,一眼都沒看。

甜捂著小嘴咯咯作笑,「齊陽,幸好她是你的老婆,如果是你的老婆的話,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說著,她就拿眼睛直勾勾地打量著我,很沒修養地評價道。

「你瞧瞧她身上的白T恤都發黃了,牛仔褲洗得也發白了,油頭垢面的,真邋遢。齊陽,若她是你的老婆,恐怕你連門都不敢出吧,怕丟死了耶。」

「嗯,所以我跟她失婚了。」

齊陽聳聳肩膀,看他的喜歡羞辱我,一點都無所謂。

我正想要生氣,齊陽一個眼神殺了過來,命令我:

「保姆,趕緊進廚房切點水果來。」

「好。」

我把水杯重重地放到甜面前的小茶幾上,強忍著怒氣,轉身進了廚房。

一會兒之后,我把水果給他們切好,擺在他們的面前,想借口出去:

「我約了人,有事先出去一會兒。」

說完,我就轉身就想回房間拿包包,齊陽過來攔住我,不讓我走。

「你約了誰?男的還是女的?」

「你認識的。」

「我認識的?誰?」

「健!」

一聽到健的名字,齊陽的臉色立馬沉了下來,冷著臉抿著唇不說話。

健,是齊陽的好哥們,今年二十八歲了,一直單身沒有結婚,也沒有去談戀愛。

先前,我跟齊陽還沒失婚的時候,我們經常跟一堆朋友聚餐吃飯,健也會一塊來。每次健喝醉的時候,總是當著大家的面夸贊我。

他摟著齊陽的肩膀,目光羨慕地看著他說:

「齊陽,你這小子福氣真好,娶到劉莎這麼溫柔賢良淑德、漂亮的女人。」

而齊陽一點面子都沒有給我,直接當著大伙們的面說:「既然你如此欣賞她,那等我跟她失婚之后,把她送你?」

聽完,那群人哄堂大笑,而健的態度很認真,點頭大聲說:「好啊,我等著那一天。」

那時,我一人尷尬地杵著不動,心仿佛墜入了冰窟窿,很冷很難受。

02

後來,我真的跟齊陽失婚了,健知道之后,他沒勸我什麼,反而跟我聯系多了很多。每天他都會給我發信息,先是問候一些話,然后就嘗試著約我出去,可都被我拒絕了。

健是齊陽的好朋友,我不想因為我的問題,而導致他們兄弟的感情破裂。

誰料,今日我把健的名字搬出來,齊陽反應過來之后,突然就笑了,表現得很無所謂的樣子。

「你要跟健約會啊?媽呀,這是天大的好事啊,健一直那麼喜歡你,而你正好跟我失婚了。那你趕緊去吧,別讓他等著急了。」

說完,他就用手來推我,將我推到房間,手指指著衣柜:「趕緊找件漂亮的衣服穿上,這樣更能勾搭男人。」

他說末句的時候,聲音特別冷,一點溫度都沒有。

而我木訥地沖他點了一下頭:「嗯,好。」

我沒再理他,走進房間打開衣柜,挑了一條前兩天剛買回來的白色及膝短裙。我的臉上皮膚白里透紅的,穿上白色的裙子,皮膚更顯得亮一些,漂亮一些。

裙子挑好了,我看齊陽還站在房門口用吃人的目光看著我,我就走過去把手放到門邊上。

「你去陪你的新女友吧,我要換衣服了。」

「切。」

齊陽黑著臉嗤笑一聲,轉過身去:「誰稀罕看你。」

說完,他就朝甜走過去,一手摟上了她的腰,低頭親了親她的臉頰,語氣特別溫和:「保姆要出去勾搭男人,沒時間給我們做飯,晚點我帶你去吃西餐好不好?」

「好啊。」

甜一臉滿足,笑著點頭。

而我「砰」的一聲,把門摔上了。

03

梳妝打扮完,我背著黑色小包走出房間,沙發上的兩人朝我看來,兩人的眼睛頓時都看直了。

甜看著漂亮,氣質尤佳的我,臉色悻悻的,撇了撇嘴,滿眶都是嫉妒恨。而齊陽的眼睛一直盯著我裸露在外的長腿看,越看臉色就越黑。

最后,他索性從沙發上站起來,向我走來。

他從口袋里摸出一沓紅票子,對著我的臉直接扔過來,冷聲說:「約會,多帶點錢吧,不然沒錢去酒店開房,躁動不安的時候沒錢去酒店開房,那就糗大了。」

我低頭看著灑落在地上的紅票子,強忍著淚水,昂頭紅著眼眶看他。

「齊陽,放心好了。我什麼都缺,唯獨不缺那幾張跟人去酒店開房的錢。」

說完,我沒再理他,直接從他身側走過,還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肩膀。

我走出幾步,齊陽威脅的話又傳進我的耳朵里。

「劉莎下午五點前,你還沒回來的話,就不用再回來了。」

「好。」

我點頭答應,開門離去。

可是今日,我直到晚上十點才回來。

沒錯,我跟健一塊玩了。

離開了齊陽的家之后,我就給健打電話,告訴他:

「健,我心情不好,你能不能出來陪我?」

「好啊。」

健沒有猶豫,一口就答應了。

後來我們見面了,他帶我去游樂場玩了兩三個小時,把里邊的所有項目都玩了個遍。玩好了,我們就一塊去吃飯,他請我愛吃的麻辣火鍋。

吃完飯,我跟他去逛街,看到什麼好吃好玩的,或者喜歡的,我就花錢買下來。健原本是想幫我付錢的,但是被我拒絕了。

我其實一直都知道,他喜歡我、暗戀我。

但是約他出來之前,我就明著告訴他:

「健,我對你沒有任何的感覺。我們做朋友可以,唯獨不能做戀人。今日我不高興,你陪我逛一天,改日等你不高興了,我就出來帶你玩好的,吃好的。」

我這麼坦誠,讓健覺得有些無奈,不過最后他妥協了:我們就做朋友,不做戀人!

逛完街,我跟健又跑去看了一場電影,最近有一部香港的動作片新上映,男主角是我從小學五年級就開始喜歡的男星,我肯定會去看的。

電影看了兩個多小時,等結束了,我和健又跑去路邊攤擼串,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地過著,直到快到夜里十點了,我猜那個叫甜的女人,應該走了吧?

可是,她并沒有走,而是依舊待在齊陽的家里。

我回到家的時候,發現客廳的燈光沒打開,就把電源開了,結果你們猜我看到了什麼?

對,我看到了齊陽跟甜。

我看到了他們光著身子在沙發上廝混在一起........

看著火辣炙熱的場面,我的呼吸一下子就停止了,眼淚不停地從眼眶里飆出來,一滴滴肆意地砸落到地板上。

我渾身發顫,連拎袋子的力氣都沒有,我把給齊陽買的衣物、以及那一只他先前一直喜歡買,而嫌棄貴的那一塊價值三萬塊的名表,全部東西都掉到了地上去。

齊陽瞧見我,立馬從甜的身上翻身下來,急慌慌地把衣服穿上,又狼狽地跑來我的跟前,用力握住我的雙手。

「劉莎,我跟她......」

他聲線哽咽害怕,無法繼續說下去。

我看著他脖子上、臉上「種」滿了草莓印,強忍著惡心,嗤笑跟他說:「沒關系,我們已經失婚了,你跟誰做,這都是你的自由。打擾了,請你們繼續,不必理會我。」

我一臉死寂,想甩開他的手,可奈何他握住不放,目光哀求地看著我不動,似乎在說:「劉莎,你別走,你原諒我。」

「對不起,齊陽。」

我用力掰開他的手,聲音很冷很居然:「我們早就結束了,我現在會立馬離開,成全你跟你的新歡。」

我掙脫他,飛快地跑回房間,去收拾我的東西..........

狂造25分慘案!雙探花轟50+17,懷特16中9,米切爾33+6+5獨木難支
2024/05/08
50分19籃板8助攻!米切爾獨木難支,22歲探花秀崛起,懷特太強了
2024/05/08
完敗!米切爾33+6+5,塔圖姆19中7,馬刺舊將立功,騎士認清現實
2024/05/08
25分大勝!綠軍1-0騎士!塔圖姆拉胯,米切爾空砍33+6+5
2024/05/08
騎士提前3分42秒放棄比賽:米切爾33分被迫打卡神情沮喪 綠凱1-0
2024/05/08
完勝!塔圖姆18+11,米切爾25中12,感謝馬刺,東部要大結局了
2024/05/08
25分大勝!聯盟第一勢如破竹,米切爾空砍33+6+5,雙探花合砍50分
2024/05/08
7記三分,25分大勝!塔圖姆拉胯之夜,馬刺舊將拯救綠軍
2024/05/08
官宣!穆雷被罰10萬不禁賽,戈貝爾當選DPOY,尼克斯中鋒賽季報銷
2024/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