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戈爾巴喬夫走了,如今的俄軍相比被他毀掉的蘇軍到底差在哪里?

2022年8月30日,前蘇聯總統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在莫斯科去世,終年91歲,他比自己親手葬送的紅色帝國多活了30年時光,目睹了俄羅斯的迷失、衰落、沉淪和掙扎,如果他在病痛折磨中還能接觸到俄烏沖突的新聞,看到俄軍在烏克蘭戰場上舉步維艱的困境和深受非議的拙劣表現,那麼他在彌留之際會不會懷念昔日同樣被他摧毀的蘇聯紅軍?

■當戈爾巴喬夫與里根共同坐在壁爐旁時,他難道沒有意識到對面這位美國人心里多麼希望毀掉紅色蘇聯。

規模縮水

持續已半年的俄烏沖突已經把俄羅斯第二軍事強國的畫皮戳得千瘡百孔,如果沖突之初人們還以為當代俄軍仍有昔日蘇軍的遺風,那麼現在世人已經很清楚,兩者之間的差距可謂天淵之別,最直觀的差異就是規模上的大幅萎縮。

在冷戰末期,蘇聯軍隊總兵力高達685萬人,擁有1398枚洲際彈道飛彈,1028枚潛射彈道飛彈,陸軍裝備8.3萬輛坦克、裝甲車輛15.3萬輛、火炮4萬門;空軍和防空軍裝備中遠程轟炸機752架、戰術飛機和防空戰斗機6400余架、防空飛彈9600部、海軍裝備潛艇347艘、大中型水面艦只193艘、小型水面艦只797艘、登陸艦艇187艘。

當時蘇聯的核武庫與美國不相上下,陸軍堪稱世界第一,海空軍也僅次于美國,妥妥的世界第二。

然而,隨著蘇聯的轟然倒塌,這支久經戰陣、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的軍隊一槍未發就煙消云散了。

■蘇聯曾經擁有這個世界上規模最龐大、裝備最精良的地面武裝力量。

蘇聯解體后,經濟凋敝的俄羅斯根本無法維持如此規模的龐大軍隊,開始大量裁軍,時至今日雖然仍保持110萬人的規模,但相比蘇軍差了幾個檔次,在裝備水平上也被西方國家大大超越。

俄軍的主戰裝備絕大多數仍是蘇聯時代的遺產,少量新裝備也很難批量裝備,海軍在蘇聯解體后甚至再未建造過驅逐艦以上的艦只,大型戰艦陳舊不堪。

除了作為國家安全基石的核武庫外,俄軍在陸海空各軍兵種力量上早已無復昔日蘇軍的威勢。

■一場俄烏沖突已經讓俄羅斯幾乎掏空了所有機動兵力,依然面臨巨大的兵力缺口。

然而,今日俄軍與以往蘇軍的差距絕不限于規模和裝備。

囊中羞澀

作為上層建筑的組成部分,軍事力量的建設首先取決于經濟基礎。

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要建設和維持一支龐大的軍隊,軍費是少不了的。

冷戰期間,蘇聯為了供養軍隊,軍費和國防科研經費始終占據了政府財政支出的大頭。

1989年蘇聯軍費為1300億美元,占當年國民生產總值的8.5%,占國民收入的12.1%,蘇軍的鋼鐵洪流都是靠真金白銀堆砌而成,與競爭對手美軍別無二致,但蘇聯的燒錢能力顯然比不上美國,過度的軍事投入也是導致蘇聯解體的重要因素之一。

■蘇聯的鋼鐵洪流背后是蘇聯海量的資金投入和凋敝的民生經濟。

到了俄羅斯時代,俄軍開局時窮得連飯都吃不上,甚至出現部分部隊有士兵餓死的情況。

等到普丁總統撥亂反正之后,總算能保證軍費有穩定的供應,但可惜俄羅斯的經濟始終拉胯,全靠賣資源維持收入。

國際市場原油價格看漲的時候,俄軍還能頓頓有肉吃,一旦原油價格走低,俄軍就只能吃黑面包了。

2021年俄軍軍費為659億美元,只占當年俄羅斯國民生產總值(1.77萬億美元)的 3.7%。

■俄軍新兵能吃上面包、蔬菜和濃湯,算是很不錯了。

信仰缺失

軍隊戰斗力的強弱不僅在于軍餉是否充分、裝備是否精良,還在于軍人內心的信仰是否堅定,是否具有為信念勇于獻身的精神。

一支軍隊可以沒錢,但絕不能沒有精氣神。以俄軍來說,一戰時期的沙俄軍隊往往是一戰即潰,經常被德軍用來刷戰績的。

然而,在蘇聯建立后,經過革命風暴洗禮和布爾什維克思想改造的蘇俄紅軍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蛻變,在二戰時期成為一支不畏犧牲、勇猛頑強、堅韌不屈的鋼鐵雄師,最終擊敗了囂張一時的德意法西斯,將勝利紅旗插上柏林城頭,逼迫希特勒在地下室里服毒自盡。

■這張衛國戰爭中紅軍政委高舉手槍帶頭沖鋒的照片最能代表蘇軍為了信仰而戰的形象。

俄羅斯軍隊雖然繼承了蘇聯軍隊的大部分遺產,但完全拋棄了軍隊政工制度和政黨組織,隨之產生的信仰缺失和精神空虛只能靠復活的東正教會和缺乏內涵的愛國主義辭藻來填補。

現在的俄軍中,從新兵入伍,到裝備入列,都少不了東正教神棍們到場灑水開光,堪稱俄軍的一大風景線。

可是,當年蘇軍的政工干部是要帶頭沖鋒的,這些神職人員能穿著法袍、舉著十字架走在沖鋒隊伍的最前面嗎?近年來,俄軍似乎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在軍隊中也開始恢復政治工作部門,但仍遠遠達不到蘇聯時代的精神高度。

■揮灑圣水的神父能和空降兵一起跳出機艙嗎?顯然不會。

思想落伍

現代軍隊不僅要有先進的裝備來武裝身體,更要有先進的思想武裝頭腦,而俄軍當下的軍事思想極端落后,從上到下還沉浸在二戰機械化戰爭的經驗中不能自拔,對于數字化戰爭的研究卻摸不著門路。

普丁時代的國防部長換了三任,對俄軍進行了多輪軍改,在謝爾久科夫的師改旅和紹伊古的旅改師之間反復折騰,不僅走了很多彎路,更重要的是耽誤了寶貴的時間和浪費了本就拮據的軍費。

■俄羅斯前國防部長謝爾久科夫因腐敗下台,導致他倡導的改革人亡政息。

家具賣場經理出身的謝爾久科夫在擔任國防部長期間,不顧俄軍實際搞起了激進的軍事改革。

只有預備役中尉軍銜的他在俄軍中毫無威信可言,對軍隊建設也是一知半解,將俄軍所有的陸軍作戰師一分為二改成2個旅,可又沒有配套的武器裝備和后勤保障,戰斗力不增反減。

一味的迷信與西方合作,腦子進水般花12億歐元的巨資向法國訂購了2艘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結果被法國撕毀合同坑得很慘。

■繪有俄羅斯國旗的西北風級兩棲攻擊艦分段,這場交易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

在數字化戰爭中,精確制導武器的重要性往往超過作戰平台,美軍的B-52轟炸機研制于上世紀50年代,可經過數字化改造升級后,可以發射先進的空對地飛彈,無需冒險進入敵方防空區。

美軍希望它再戰五十年,成為真正的百歲老兵。

相比之下,俄軍卻將本就不多的軍費用于大量采購新型戰機,忽視了對精確制飛彈藥的采購。

以致于當前性能先進的蘇-30、蘇-35戰斗機在烏克蘭戰場上還要冒著單兵防空飛彈和高射炮的威脅,俯沖投擲無制導鐵炸彈,平白損失。

■在俄烏沖突中使用無制導炸彈進行轟炸的蘇-34攻擊機被烏軍防空武器擊落。

相比之下,當年的蘇軍一直重視先進軍事思想的研究,早在二戰前就提出了適合機械化戰爭的大縱深作戰理論,并在冷戰期間先后提出了核戰爭理論、飽和攻擊戰術等符合蘇軍特點的軍事思想,在80年代初的「西方-81」軍演中已經開始摸索和演練信息化條件下的自動化指揮與協同戰術,并依據緊跟時代的軍事思想來指導軍隊建設。

■冷戰時期的蘇聯軍隊不僅有龐大的規模,在軍事思想上也注重推陳出新。

作風墮落

雖然巔峰時期的蘇軍已經開始受到腐敗的侵蝕,但畢竟還有蘇聯共產黨的領導,還有完善的政治工作制度和政工干部,還有共產主義理想的感召,「為蘇聯服務」、「保衛蘇維埃」這樣的口號還是能在廣大青年官兵中激發共鳴的。

蘇聯時代的軍事宣傳海報,當時參軍服役被視為一項光榮的義務。

如今的俄軍已經墮落到打劫外國商人的地步。2019年6月,一名中國商人在莫斯科一間銀行兌換了1.36億盧布后,剛剛出門就被幾名冒充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劫匪打劫。

此案告破后,讓全俄輿論嘩然,因為這些劫匪中有4人來自俄羅斯頂級特種部隊,其中3人屬于阿爾法部隊、1人是信號旗成員。

■誰能把這些俄羅斯最精銳的「阿爾法」特種部隊成員與搶劫犯聯系在一起?

俄軍最精銳的特種兵已經淪落到要靠兼職打劫來維持生計,俄軍的腐敗問題可見一斑。

這次俄烏剛剛開戰,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五局的正副局長就因為貪污了本應用于在烏克蘭開展情報工作的經費而被拿下。貪錢事小,誤了軍國大事卻是國家和民族的罪人。

■俄烏戰場上被俄軍遺棄的「道爾」防空飛彈被烏克蘭農民用拖拉機拖走,對俄軍而言是極具侮辱性的一幕。

總之,戰爭就是軍隊戰斗力最好的試金石。

俄烏沖突至今,俄軍憑借著體量優勢與受到西方全力支持的烏克蘭鏖戰,同時也暴露出越來越多的缺點,讓「第二軍事強國」的頭銜黯然失色,現在普丁和他的軍事幕僚們應該意識到,這支徒有其表的軍隊需要一場真正的涅槃之火才能獲得重生。

■經歷了俄烏沖突,普丁和他的高級將領們該好好想想「俄軍究竟怎麼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