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他的前妻帶娃上門,要跟我們同住,我:沒問題

遠在天編 2023/02/10 檢舉 我要評論

01

嫁給陳裕之前,我是知道他離過婚,并且有個六歲大的孩子。

他的前妻叫楊儷,孩子隨母姓,叫楊耕,母子二人在C城生活,每個月陳裕會給他們打三千塊的撫養費。

每到節假日,我都會讓陳裕去C城陪孩子。每次他去,我都會去商場給孩子買衣服、玩具,還有各種他喜歡吃的零食點心。

更甚的是,我也會讓他帶一兩樣禮物給楊儷,比如化妝品、首飾之類的。

我以為我做到了這樣,他們會感受到我的友好跟善良,就讓他們過去的那些爛事跟糾纏隨風而散,不會再返回來打擾我現在的婚姻生活。

結果,《東郭先生與蛇》的故事,在我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他們想反咬我一口,置我于死地!

今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起碼得忙到夜晚十點鐘,才能回家。提前,我打電話給陳裕了,沒等我開口,他就說。

「老婆,等你忙完了,我就開車去接你。」

那會兒聽著他主動貼心的話,我心里還美滋滋的,想著回家好好犒賞他,跟他滾一次床單!

可晚上十點,我忙完了工作,背著包包站在公司的大門口等陳裕,等了足足大半個小時都沒看到他的車子跟人影。

期間,我一直跟他打電話發信息,都沒人接聽,也沒給我回一字的信息。無奈,我自己朝大路邊走去,站在寒風之中,又等了大半個小時才打到了回家的的士!

回到家,已經快到深夜十二點了!

站門口,我就聽見了屋內傳來的歡笑聲,以及孩子的歡呼聲。立馬,我心里有一種不祥與不安的感覺。

平時,我跟陳裕工作都很忙,朋友親戚都知道,所以極少上門來打擾我們,有事情過來也會提前給我電話跟短信。

「大半夜的,誰會來我家呢?」

我一邊嘀咕,一邊疑惑地用鑰匙把門打開,走進屋內,結果看到了那對臉上洋溢著燦爛笑容的母子。

楊儷跟楊耕!

他們看到我,立馬閉嘴不說話了,也不笑了,眼神齊刷刷地看著為他們切水果,伺候他們吃喝的陳裕!

當場,我也愣在了原地,好半天反應不過來。

楊儷似乎剛洗完澡從浴室出來,頭髮濕噠噠的,還用我昨天剛買的紫色毛巾擦著頭髮呢,更讓我覺得奇葩的是。

她身上居然穿著我那一條黑色的蕾絲吊帶睡裙,露著細胳膊大長腿的,胸前那一抹白花花的肉,很刺眼!

「不好意思,你穿了我的裙子!」

我腦袋懵懵的,拿手指指著楊儷身上的睡裙,「我有潔癖,不喜歡別人穿我的衣服,麻煩你趕緊脫下來吧。」

我話音剛落,坐在沙發上的楊耕抓起抱枕直接朝我臉上砸過來,咬牙憤怒地對我吼。

「狐貍精,不準欺負我媽媽!」

我沒有防備,枕頭狠狠地砸到我的臉上,立馬就紅了,還碰到我的眼角,疼得我眼淚都快溢出來。

「楊耕,不許對阿姨那樣無禮!」

楊儷當著我們的面,假惺惺拿手輕輕地拍了拍楊耕屁股,然后將他拽到我的面前,命令道:

「趕緊給舒晴阿姨道歉。」

「我不!」

楊耕拼命掙扎,立馬掙脫開楊儷的手,跑到陳裕的身后躲著,昂頭對他說。

「爸爸,我絕對不道歉,是她把你從我們身邊搶走的,我恨死她了。」

孩子說這話的時候,看著我的眼神十分憎恨跟惡毒,似乎要扒了我的皮跟肉,他方能解恨。

小孩出言辱罵我,陳裕似乎沒聽見一樣,表情沒有任何的波動,不生氣不糾正,還很溫柔地安慰了孩子兩句。

然后,他笑著對楊儷說:「你們坐了一天的車了,早點帶孩子回客房休息吧。」

「好!」

楊儷擺出一副乖巧的樣子,也沒把我放在眼里,穿著我的裙子大搖大擺地從我跟前走過,將楊耕帶回客房。

母子二人進屋,把門一關,客廳瞬間就安靜了下來了,氣氛壓抑得讓人想爆炸。

「說說吧,怎麼回事。」

我把肩包扔到一旁,坐到沙發上,翹腿目光清冷地看著陳裕。

他的前妻、兒子,突然「造訪」我們的小家,我需要一個解釋。

還有,我也需要他的一個道歉,今晚他失約了,害我一個人像個傻子一樣站在路邊的寒風之中,等了他那麼長的時間。

結果,他留在家里伺候他的前妻跟兒子,不理我在外頭的死活!

「老婆,你先別生氣,讓我好好地跟你說說。」

那對母子不在場,陳裕立馬變臉了,嬉皮笑臉地湊過來坐在我的身旁,還親昵的將我摟在懷里。

就在這時候,客房的門打開了,楊儷換了身衣服,把我的黑色蕾絲性感睡裙,換成了她自己的粉色露肚T恤,以及一條超短牛仔褲,身上的肉露得更多了,更惹人眼目。

看到她,陳裕做賊心虛地把搭在我肩上的手松開,身體還自覺地往邊上挪了挪了,跟我保持一定的距離,臉才紅了呢,不敢看他的前妻。

看著,我嗤笑一聲,想罵人,但很無語罵不出聲。

楊儷走過來,把我的裙子雙手捧上,遞給我:「裙子還你。」

我低頭瞧了瞧被她弄得皺巴巴的裙子,皺眉眼神很不悅:「我說了我有潔癖,麻煩你手洗干凈之后,再還給我吧。」

就算她把裙子洗干凈曬干了,我也不會再穿的,因為我嫌她臟!

今日,她帶著孩子大老遠地跑過來,沒人事先跟我打過一聲招呼。我回家,一進門他們的孩子就開口罵我是狐貍精。

抱歉,我不是白蓮花,也不是圣女,我做不到被人欺負侮辱了,還會待他們笑臉相迎的。

楊儷聽我這麼說,沒開口答應,直接把裙子放到一邊,隨后很自然地坐到了陳裕的旁邊,手托著下巴,眼睛含笑地望著他。

她的那對眼神,加上她的穿著打扮,十分勾人,盯得陳裕臉都紅了。

陳裕被我們兩個女人夾在中間,如坐針氈,一直埋頭盯著地面,不敢看人,聲音緊張發抖地跟我解釋。

「舒晴,楊儷在C城的房子得要重新裝修,她跟孩子沒地方去,所以要來這兒借住一段時日。」

房子裝修,要到我這兒借住?

聽到這兒荒謬的借口,我立馬呵呵笑了幾下,斜眼看著楊儷。

「你沒有娘家人嗎,或者你們C城沒有酒店賓館?就連短租的房子、公寓啥的都沒有?」

「有啊!」

楊儷看我生氣,笑容嫵媚小賤,還故意把手搭在陳裕的后脖頸上。

「但是,孩子說想爸爸了,我也沒辦法啊,只好帶他過來了唄。」

說完,她擺著一副無辜可憐的面孔,眼睛卻露出了一抹陰險狡詐的神色來.......

「呵呵!」

看穿了她的心思,我突然就不生氣了,站起來對她拍了拍手。

「熱烈歡迎!」

未完,待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