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火星沒有人,毅力號卻拍到本不該存在的「垃圾」,是誰「扔」的?

网瘾少女 2022/11/07

隨著人類社會不斷發展,科技越來越發達,我們的生活越來越便利,與此同時,地球也面臨著一系列潛在的威脅,有一些威脅是來自地球外部的宇宙空間環境,例如小行星撞擊地球的風險,所謂的外星文明入侵地球的風險等,有一些威脅則來自地球的內部,例如地球一些地區的環境被破壞,地球氣候變暖已經成為趨勢等。

這些問題對于人類的生存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如果沒有找到應對的方法,一旦這些災難降落地球,我們人類可能像恐龍那樣從地球上消失。

所以,現在科學家也致力于研究如何避免地球遭遇滅頂之災,例如現在我們在大力開發清潔能源,大力推進植樹造林,通過這些方式來緩解地球氣候變暖的趨勢。地球內部的這些問題其實都還是比較容易解決的,來自地球外的威脅可能就沒那麼容易了。

很簡單的道理,一顆巨大的小行星如果與地球存在碰撞的風險,以人類的技術水準,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沒能力來避免小行星與地球發生碰撞。所以我們在保護地球的同時,也在尋找潛在的宜居家園,如果我們能夠實現星際移民,即使地球真的遭遇滅頂之災,也不至于人類文明完全被毀滅。

與地球最近距離大約為5500萬公里、最遠距離達到4億公里的火星,就是我們人類潛在的「第二家園」。火星和我們地球一樣都是類地行星,也處于太陽系的宜居地帶,在幾十億年前,火星表面也有液態水、液態湖泊,之前一些火星車發現火星的那些湖泊遺跡的ph酸鹼性適宜生命的生存,也就是說,火星曾經也存在類似地球這樣的鹹水湖泊、咸水海洋。

雖然目前我們還沒找到地球生命起源的機制,但是有一些觀點認為,地球的海洋在地球的生命起源過程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現在地球海洋依舊生存了無數生物,所以曾經的火星海洋、湖泊可能也存在過類似的生物,或者至少存在一些微生物。

之前好奇號火星車在火星的蓋爾隕石坑中就曾經挖掘到一些泥岩岩石粉末樣本,通過對這些泥岩岩石粉末樣本進行分析,結果表明在遠古時代的火星環境適宜微生物的生存。後來火星的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火星的大氣被剝奪,火星表面的水也消失了,有一些水直接逃逸到太空外,有一些水則可能以化合物或者其他形態存在于火星的內部。

曾經溫暖、潮濕的火星,後來變成了荒涼、乾旱的景象,曾經可能存在的火星生命也隨著火星的環境惡化而消失,所以現在我們很難找到火星生命的蛛絲馬跡。不過由于火星的環境曾經相對優越,所以探測器在探索火星的過程中,發現的一些疑似與生命有關的現象,都可能會讓人聯想到會不會是火星生命的遺跡或者是火星人的遺址。

毅力號火星車拍到一塊「垃圾」

火星早在幾十億年前就已經變成了荒涼的景象,在這麼長時間內我們人類也沒有將宇航員送上火星,按理來說,火星應該是一個很乾淨、原始的世界,不應該出現垃圾。

不過,一些探測器在探索火星的過程中卻發現了一些垃圾,這些垃圾是哪裡來的?會不會是火星文明的遺跡,或者是外星文明在火星表面遺棄的垃圾?

自去年2月份登陸火星表面至今,毅力號火星車已經在火星表面運行了1年多時間,在過去這1年多時間內,毅力號火星車傳回了很多資料、照片。

現在NASA又分享了毅力號火星車拍攝到的一張火星照片,這是毅力號火星車在2022年2月16日拍攝到的,在畫面中有一個圓柱形的「垃圾」,看起來好像是一個人造物體。

如果不了解真相,我們可能會認為那個圓柱形的物體可能是一個「壺」或者其他的物體,也可能會認為那只是火星表面岩石而已,火星車拍攝的角度剛剛好讓我們看到它看起來像是圓柱狀而已。

這樣的情況其實是很常見的,之前火星車在火星表面就曾經拍攝到很多形似發動機、形似大腿骨等物體,不過這些所謂的發動機、大腿骨其實都是火星岩石而已。

不過,這次毅力號火星車拍攝到的圓柱狀物體並不是火星岩石,也不是來自外星文明的遺留物,而是一個真正的人造「垃圾」。NASA的說法是,這個圓柱狀的物體是毅力號火星車在去年7月份丟棄的研磨鑽頭。

這個特殊的鑽頭是在毅力號火星車發射前安裝的,目的是關閉鑽頭並保持內部的保護,當毅力號火星車在火星表面準備採集樣本時,就把這個保護用的鑽頭「扔」到一旁了。

雖然是一個保護裝置,但是它已經被火星車遺棄,是名副其實的垃圾了。所以,火星表面出現本不該存在的垃圾,並不是火星存在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我們人類探索火星的痕跡。

隨著人類不斷探索火星,未來火星表面出現的垃圾還會越來越多,這些垃圾不僅僅是鑽頭,還包括著陸器的降落傘、著陸平臺等。當那些在火星表面運行的火星著陸器、火星車完成使命以後,也會變成一些本不屬于火星的垃圾。除了被這些人造物體「污染」,火星可能也會被地球的微生物所污染。

因為那些探測器在製造、發射的過程中可能會攜帶了地球的微生物,當這些微生物被火星探測器帶到火星以後,它們可能沒法適應火星環境而被淘汰,也可能適應火星環境而生存下來,甚至可能會根據火星的低溫、乾旱、高輻射等情況來進化,最終變成一些生命力極為頑強的生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