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長大后才懂,為何掃地僧點化了蕭遠山與慕容博,卻沒點化慕容復

天空之城 2022/09/10

金庸的武俠故事中存在著一種奇怪的現象,那就是不少曾經走過彎路乃至罪大惡極的人到了后來都選擇投身少林,正應了那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比如《倚天屠龍記》中的謝遜,他雙手沾滿罪孽,可后來的結局卻是被關在少林潛心修佛。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天龍八部》中,蕭遠山與慕容博這二人堪稱書中所有陰謀的幕后黑手,然而他們二人最終的結局卻也是被掃地僧點化,繼而留在少林寺中修佛,基本沒有受到懲罰,這未免也太便宜他們了。

(蕭遠山劇照)

不過更讓人好奇的一點在于金庸為何只安排掃地僧點化蕭遠山與慕容博,卻沒有讓他們點化慕容復?這背后有何深意?

一、藏經閣大戰

少室山大戰之后,蕭遠山與慕容博現身,仇人相見自然是分外眼紅,雙方打著打著就打到了藏經閣,于是形成了蕭遠山父子對上慕容博父子加鳩摩智的組合,眼看一觸即發,然而這場大戰卻被一個蒼老的聲音打斷,那聲音的主人便是掃地僧。

掃地僧上來就是一頓說教,拋出了自己那套關于「武學障」的說法,盡管在場群雄聽著一頭霧水,但很明顯,蕭遠山和慕容博還是被觸動了。

掃地僧的說法是:「本寺七十二絕技,每一項功夫都能傷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厲狠辣,大干天和,是以每一項絕技,均須有相應的慈悲佛法為之化解。這道理本寺僧人卻也并非人人皆知,一個人武功越練越高之后,禪理上的領悟,自然而然會受到障礙。 在我少林派,便叫做‘武學障’,與別宗別派的‘知見障’道理相同。要知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求殺生,兩者背道而馳,相互克制。

(慕容博劇照)

而這「障礙」具體體現在哪?很簡單,他會讓習武之人身上出現各種病痛,蕭遠山和慕容博自然是對此深有體會,他們早已因偷學少林武功而落得一身病痛,身體上的疼痛不由得他們不信這老僧的說法。

于是二人瞬間沒了斗志,而掃地僧則趁二人意志消沉直接將二人弄得陷入假死的狀態,當二人再度醒過來之后,一切的仇怨也都煙消云散了,他們還真就是立地成佛了。

但讀到這里時你一定和筆者一樣心存疑惑,明明有五位高手在場,為何掃地僧只點化了蕭遠山與慕容博?

二、鳩摩智與蕭峰

其實掃地僧沒有將蕭峰點化是很好理解的,蕭峰與另外四人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他一直以來都是個正派人士,從未墮入邪道,甚至沒有任何邪念,他行事風格光明磊落。

掃地僧對蕭峰的評價也十分中肯:「 施主請起。施主宅心仁善,以天下蒼生為念,不肯以私仇而傷害宋遼軍民,如此大仁大義,不論有何吩咐,老衲無有不從。不必多禮。

(蕭峰劇照)

所以蕭峰的確不需要被點化。

那鳩摩智呢?盡管鳩摩智算不上惡人,但他因為習武成癡而誤入歧途,也沒少做違背正道的事,也算得上是個反派,他算是有被點化的理由吧?可掃地僧為何沒將他也收了?

也很簡單,鳩摩智和另外幾人也有本質區別,他和掃地僧一樣,本就是佛門中人,甚至他在吐蕃的地位極高,甚至在他看來,掃地僧是不如自己的,他如何會服掃地僧?

書中也十分直觀地展現了鳩摩智的想法,你看他偷襲掃地僧時的這段描述就懂了:「忽聽得嗤、嗤、嗤三聲輕響,響聲過去更無異狀。玄因等均知這是本門「無相劫指」的功夫,齊向鳩摩智望去,只見他臉上已然變色,卻兀自強作微笑。 原來鳩摩智越聽越不服,心道:‘你說少林派七十二項絕技不能遍學,我不是已經學會不少?怎麼又沒筋脈齊斷,成為廢人?’雙手攏在衣袖之中,暗暗使出‘無相劫指’,神不知、鬼不覺地向那老僧彈去。」

(掃地僧、鳩摩智劇照)

這也不難理解,要知道鳩摩智是吐蕃國師,在吐蕃他就是地位最高的僧人,他自然是不爽這中原老僧在自己面前高談闊論的,他也不可能拜掃地僧為師。

但慕容復不同,他既不是正道俠士,也不是佛門中人,還做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掃地僧自然是有理由將他收了的,為何掃地僧沒這麼做?難道他度化惡人還是有選擇性的?這顯然不符合邏輯。

其實咱們年輕的時候讀不懂這段劇情是合情合理的,多年之后,再重讀這段劇情,你就會明白掃地僧的無奈。

三、反派慕容復

掃地僧為何能夠將蕭遠山與慕容博點化?其實不是掃地僧主動要點化他們,而是他們自己有心被點化,比如眼看慕容博被「打死」之后,蕭遠山的反應就很直觀。

比如這段描述:「蕭遠山心灰意懶,說道:‘大和尚是代我出手的,慕容少俠要為父報仇,盡管來殺我便是。’嘆了口氣,說道:‘他來取了我的性命倒好。峰兒,你回大遼去吧。咱們的事都辦完啦,路已走到了盡頭。’」

蕭遠山已經是有心求死,有心悔悟了,一來是大仇得報,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聽了掃地僧的一番說教。

而慕容復則不同,他始終冥頑不靈,即便是慕容博被點化之后,他依舊沒有放下自己復興大燕的虛妄夢想,反而還越陷越深,到了西夏駙馬大選一役,他甚至拋棄了一直陪伴他的王語嫣,再到后來還與自己的家臣們反目成仇,并親手殺死包不同,可見他是無藥可救。

為何會如此?難道掃地僧的話一點兒都沒能觸動他嗎?

(慕容復劇照)

其實道理很簡單,有位名為樹木希林的演員就說過一句十分經典的話,當她被問及「能否給當代年輕人一些人生建議」之時,她的回答卻是:「 請不要給我這麼難的問題。如果我是年輕人,老年人說什麼我都是不會聽的。

這即是問題所在,蕭遠山和慕容博會聽掃地僧的教導,是因為他們知道掃地僧說的句句屬實,而慕容博年紀輕輕,閱歷不多,自然難免有種「老子天下第一」的傲氣,他怎麼聽得進這老僧的勸誡?

不是掃地僧不度他,而是掃地僧也沒法去度一個「無緣」之人。

其實我們年輕的時候又何嘗不是這樣?絲毫聽不進長輩的說教,如今長大后,回過頭來看長輩的那些良言雖不說句句都對,但多半其實是在理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