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小龍女冷若冰霜,楊過怎會愛上她?怪金庸刪了一個人,產生了漏洞

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需要理由嗎?可別用電影中的台詞來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在現實世界中,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無疑是需要理由的。

有人因為財富愛上另一個人,有人因為身份地位愛上另一個人,而還有一種情況是最普遍的,那就是因為外貌愛上一個人,畢竟大部分人在了解一個人之前,自然都是以貌取人的,這無可厚非,畢竟大部分人都是膚淺的。

(楊過、小龍女劇照)

也正因為如此,《神雕俠侶》中,楊過與小龍女的愛情就顯得有些奇怪了,因為從旁人的視角來看,小龍女固然是美的,但問題在于楊過其實并沒有因為小龍女的外貌而愛上他,反倒那冷若冰霜的小龍女有點兒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後來的楊過為何還是對姑姑產生了好感?其實這背后藏著一個鮮為人知的設定。

一、原本無緣的二人

楊過與小龍女原本是兩個世界的人,甚至他們原本有可能會成為敵人,就因為楊過是全真教傳人,而小龍女是古墓派傳人,這兩派向來是敵對的關系,若非孫婆婆臨終前的囑托,小龍女絕無可能收留楊過。

可即便是轉投了古墓派的楊過,也對小龍女沒有絲毫好感,倒不僅僅是因為那陰森的活死人墓讓他覺得擔驚受怕,而是因為小龍女本人也給人一種陰沉之感。

(小楊過與小龍女劇照)

比如這段描述就展現了楊過眼中最真實的小龍女,固然美,卻也讓人覺得膽寒。

原著道:「楊過抬起頭來,與她目光相對,只覺這少女清麗秀雅,莫可逼視,神色間卻冰冷淡漠,當真潔若冰雪,卻也是冷若冰雪,實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樂,竟不自禁的感到恐怖:‘這姑娘是水晶做的,還是個雪人兒?到底是人是鬼,還是菩薩仙女?’雖聽她語音嬌柔婉轉,但語氣中似乎也沒絲毫暖意,一時呆住了竟不敢回答。」

與旁人看到小龍女的驚艷不同,楊過見到小龍女,更多的是懼怕,當然,那時候的楊過還只是個孩子,他會懼怕眼前這位臉上毫無血色的女子也實屬正常。

不過隨著劇情的發展,楊過開始慢慢地注意到了小龍女的美。

二、楊過對小龍女的印象

楊過是什麼時候開始對小龍女有好感的?事實上直至「尹志平事件」之后,他都沒意識到小龍女的好,而是到了他接觸了其他女子之后,他才逐漸意識到小龍女已經悄無聲息地住進了他的腦海中。

比如身穿白衣的陸無雙登場時,楊過就不自覺地將她拿來與小龍女比較。

書中是這麼說的:「楊過只看了數招,心道:‘她使的果然是我派武功,難道又是李莫愁的弟子?’心想兩邊都不是好人,不論誰勝誰敗,都不必理會,又想:‘憑妳也配稱什麼‘白衣美貌女子’了?白衣真是白衣,女子倒也是女子,‘美貌’卻是狗屁。妳給我姑姑做丫鬟也不配。’曲臂枕頭,仰天而臥,斜眼觀斗。」

(小龍女劇照)

當然,他此時怒斥陸無雙,是因為誤認為她與李莫愁是一丘之貉,是帶著偏見的。

但當她遇上完顏萍時,又覺得這女子與小龍女有些相似,多少能證明小龍女的形象的確是已經烙印在他心中了:「他可沒想到一個人心中哀傷,眼色中自然有凄苦之意,天下之人莫不皆然,說她眼波與小龍女相似,只因他久尋小龍女不見,思念深切,也只是他自欺自慰的念頭而已。他凝視著她眼睛,忽而將她的黑衣幻想而為白衣,將她瘦瘦的瓜子臉幻想成為小龍女清麗絕俗的容貌,癡癡的瞧著,臉上不禁流露出了祈求、想念、愛憐種種柔情。」

在遇上程英時,他也感慨過「雖不及小龍女那麼清麗絕俗,卻也是個極美的姑娘」,從這些細節都不難看出一個事實,其實在故事初期,楊過的心中已經有小龍女了,但這樣的轉變卻顯得有些突兀。

(陸無雙、程英劇照)

明明在一開始的時候,他是對小龍女有些懼怕的,為何後來他突然就如同「開了竅」一般,轉而愛上了小龍女?

其實這要怪金庸刪除了一個角色,以至于劇情轉變顯得有些生硬,正如文章開篇所說,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是需要理由的,而在筆者看來,楊過愛上小龍女,或許就與一個被刪除的角色有關。

三、被刪除的女子

為了讓故事更合理通順,所以金庸先后兩次改書,但文學作品就是這樣,其情節一環扣一環,對一段設定進行修改,或許能讓某一段故事變得合理,同時也難免牽一發而動全身,讓另一段故事變得不合理。

金庸將「秦南琴」這個角色刪除,就影響了后續的劇情,連載版的金庸故事中,楊過的生母可不是什麼穆念慈,而是秦南琴,一個捕蛇女,事實上楊過與穆念慈的性格也一點兒都不像,反倒是像那性子有些烈的秦南琴,而妳若了解了金庸賦予秦南琴的人設,就會知道楊過為何會愛上小龍女。

關于秦南琴,書中是這麼說的:「她這副模樣,倒有三分和梅超風月下練功的情狀相似,郭靖不禁心中微微一震,只是這少女膚色極白,想是自幼生在山畔密林之中難見陽光之故,這時給月光一映,更增一種飄渺之氣。」

(穆念慈劇照)

妳看,郭靖當年看到那秦南琴時,就覺得這女子有種梅超風的陰冷,這不是與楊過見到小龍女的第一印象有些類似嗎?

楊過是個怎樣的人?他自幼就失去了父母,缺少家庭的關愛,所以他才會在後來如此依賴小龍女,換言之,楊過對于小龍女不僅僅是男女之情,也有幾分孩子對母親的那種依賴,畢竟以二人的年齡來看,的確更像是兩輩人。

如果金庸沒有將秦南琴這個角色刪除,那麼楊過對小龍女態度的轉變就會變得更合理的,而金庸將這角色一刪,雖然是讓某些情節顯得不那麼冗長了,但卻難免讓「楊過愛上小龍女」的轉變顯得有些突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