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二戰蘇軍天才,37歲時已是大將,如果不犧牲將接管蘇軍統帥部!

與衛國戰爭中大多數方面軍司令不同,切爾尼亞霍夫斯基沒有經歷過第一次世界大戰和國內戰爭的考驗。他也沒有經歷過1921年喀瑯施塔得海軍基地士兵暴動帶來的巨大煎熬。直到1924年,年滿18周歲的他才正式加入蘇聯紅軍,真正成為一名軍人。

他的資歷比起其他叱咤風云的蘇軍將帥要差很多。不過正是這個原因,他接受了系統化的軍事教育,在軍校中接觸到了當時世界上最為先進的軍事理論。這為他后來指揮多兵種合成作戰創造了有利的條件。因此,他和朱可夫、羅科索夫斯基這些沒有進過軍校,卻在戰火成長起來的將帥有著很多不同。

切爾尼亞霍夫斯基

在二戰蘇軍高級軍官中,他被認為是新型指揮員的代表,是最早能夠指揮坦克和機械化部隊的高級軍官之一。在對新技術的理解與運用上,切爾尼亞霍夫斯基與開創大縱深戰役理論的圖哈切夫斯基有著某種相似性:類似的教育經歷;豐富的知識,對于不同兵種專業知識不斷深入的認知;豐富的想象力……

不過比起圖哈切夫斯基元帥,這個時候的切爾尼亞霍夫斯基因為軍銜和職位較低,躲過了1937年的大肅反運動。那是一場令蘇軍損失慘痛的政治運動。

圖哈切夫斯基元帥

這場運動清理了大多數蘇軍中高級指揮官,直接導致了軍事指揮系統的斷層,此后大批營連干部名不副實的充任師團以上高級軍官。其后果就是衛國戰爭初期,蘇軍在各條戰線上急缺優秀的、有作戰經驗的指揮人員。新上來的的軍官沒有足夠威望穩定軍心、組織有效抵抗,幾百萬蘇軍部隊在技術裝備具有一定優勢的前提下,一潰千里也就容易理解了。

這一時期的切爾尼亞霍夫斯基沒有卷入政治風波,而是在不斷成長中。他軍事生涯的起點就在坦克部隊,歷任坦克營參謀長、營長。之后進入工農紅軍機械化和摩托化學院學習,于1936年順利畢業。1938年,出任波羅的海沿岸軍區坦克團團長。后升任第二十八坦克師師長。

這是一個相當高的起點,因為朱可夫元帥等人也是在坦克師師長的職位上開始了軍事生涯生涯。

戰爭初期,作為師長的切爾尼亞霍夫斯基指揮他的第二十八坦克師對陣納粹的布施上將(后晉升元帥)第十六軍團的坦克集群和赫普納上將的第四坦克集群。

面對德軍的優勢兵力,第二十八坦克師傷亡慘重,坦克損失殆盡,因此被改編為第二四一步兵師。但他們的奮戰也給敵人帶來了較大損失,最關鍵的是拖延了敵人的推進。作為對手的布施上將在之后的戰役總結中提出,德軍未能及時拿下列寧格勒的很大程度上因為28坦克師的頑強阻擊和持續糾纏。

布施

1941年戰斗中的表現令他在1942年5月被授少將軍銜,一個月后升任第18坦克軍軍長,指揮部隊參加了沃羅涅日附近的防御戰。在戰斗中,切爾尼亞霍夫斯基指揮所部有效保障了第60集團軍的防御與撤離,不過在作戰原則上,他和集團軍領導甚至方面軍領導產生分歧:他堅持集中使用兵力,對于上級要求在分兵作戰持反對意見……為此他險遭撤職。

不過接任方面軍司令的瓦圖京大將和總參謀長華西列夫斯基元帥發現了他的才華,在最困難的時候給與了支持。兩位伯樂為了他,大膽地向斯大林爭取了任命, 切爾尼亞霍夫斯基被越級提升為60集團軍司令,這距離他被任命為軍長僅僅過了一個月的時間。

瓦圖京大將

在接下的一年多時間里,他在瓦圖京、羅科索夫斯基和朱可夫的麾下,參加了庫爾斯克戰役、日托米爾戰役、別爾基切夫戰役等一系列重要的軍事行動,立下了赫赫戰功。

1944年2月,朱可夫在給最高統帥部的電文對他的軍事才能做出了極高的評價,并提議將他的軍銜提升為上將。不久在挑選西方面軍(后來的白俄羅斯第三方面軍)司令員時,華西列夫斯基大膽向斯大林推薦了這位年輕的上將,而且得到了朱可夫、羅科索夫斯基兩位帥無條件支持。

二戰中的蘇軍

至此, 未滿38周歲的切爾尼亞霍夫斯基成為了蘇聯紅軍最年青的方面軍司令,軍銜也晉升為大將。而且他還開創了一項記錄,一上任就敢直接向鋼叔提意見,要求把擔任方面軍軍事委員會成員的梅里斯調走。在他前面的幾位司令員都不敢提出這樣的要求。

也許他的勇氣來自于自身的實力,后來的蘇聯/俄羅斯軍事專家都認為他思維靈活、目光長遠、善于迅速把握并準確判斷復雜情況。具有極強的創造力和堅定的決心。

切爾尼亞霍夫斯基十分重視偵查工作,甚至親自帶隊進行偵查。因而他能夠了解對手的意圖,并對作戰計劃做出合理的調整。對于這一點羅科索夫斯基元帥曾經給與過高度的評價,1943年解放基輔的戰斗中,其所屬部隊的快速推進打開了通往基輔的大門。

他還習慣于在將兵力擊中攻擊某一點的戰法。1943年的沃羅涅日-卡斯托爾諾耶進攻戰中,他把全集團軍的大部分兵力集中在12公里寬的攻擊陣地上,在剩下的緊100公里戰線上只留下了2個步兵師、2個步兵旅作佯動,可謂膽大包天。

作為方面軍司令后指揮的東普魯士戰役中,他表現出了獨立性與堅定性,不管上級意圖如何,他只確定自己最優的作戰方案,找出對手的薄弱點加以攻擊。結果就是,蘇軍順利拿下整個東普魯士,徹底控制了現代德國的龍興之地。

被俘的德軍

對于他的指揮藝術,曾任俄羅斯軍事科學院院長的加列耶夫概括為一句話:不按常規做法,不按照軍事藝術標準,而是最大限度考慮戰場態勢,及時調整,突發制敵。因為沒有套路與標準,對手也難以抓住他的思維,所以每次面對他的敵人也是十分頭疼,因為始終無法猜到他的下一步行動是什麼。

不過,他喜歡偵查的習慣卻終止了他的傳奇。1945年2月,切爾尼亞霍夫斯基在去前線視察的時候,座車遇到德軍炮兵攻擊,彈片擊中他的胸部。在送往衛生隊的路上,大將與世長辭。

華西列夫斯基元帥

當秘書將切爾尼亞霍夫斯基的死訊報告斯大林時,鋼叔為此半晌無語。 按照斯大原來的計劃,切爾尼亞霍夫斯基將接管蘇軍統帥部。而現在,一切計劃都被打破了。長時間沉默后,斯大林向秘書授令:「124門禮炮在莫斯科鳴放24響,為我們年輕的統帥致哀。」

作為解放波羅的海加盟國的英雄,他被安葬在立陶宛首府維爾紐斯。

蘇聯解體后,他的遺體被遷葬到了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與莫斯卡連科、奧加爾科夫等元帥為鄰,

共同守衛這塊俄羅斯人的精神家園。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