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去了一趟日本工地,很多人驚奇地發現:自己竟然患上了潮人恐懼癥!

有時,時代好像確實在飛速發展,日新月異,AI甚至砸了畫師的飯碗。

可有時,時代又好像原地踏步。門口的馬路拆了又修修了又拆,縫縫補補無盡頭。

學生們的校服和工人們的工作服,來來回回還是那麼幾樣,一眼以斃之,不忍直視。

十五六的年歲,尚顯稚嫩,眼神總免不了被別人家的校服帶跑。

羨慕水手服,眼饞JK,回過神后,對著身上的學校制服落淚。

可不料年方二八,辭別校園久矣,戰過工地,速通過車間,自以為百毒不侵,卻又被別人家的工作服沖擊得一敗涂地。這個別人家,依舊是那個別人家——日本國です。

如今,日本建筑業工人中最流行的工作服是這樣的:

「現在工地都是一些像模特一樣的人,和服裝業的人比起來都毫不遜色。」

在綜藝《月曜夜未央》的一期節目中,兩個接受采訪的建筑業小哥,不經意地道出了這一不為人知的業界新動向。

其實,日本的建筑工人同國內的同行一樣,長期以來五行缺金木水火,就是不缺土。但如今,工作服已經成了能當便裝穿出門的存在。

為驗證「很時尚」到底有多「時尚」,節目組去了一家業內有名的工作服專賣店。

店門打開,大燈亮起,音樂起奏,T台開場,showtime。迎面步上前的,是偏愛黑色系的哥特牛仔男孩,重金屬褲鏈先生與三拳分立藍褲子弟。三者都是實打實的工人,從頭到腳的行頭也的確是不折不扣的工作裝備。

牛仔套裝是最受工人們歡迎的款式,結實、美觀,因為采用彈性布料,活動也方便。在店里,幾乎每個顧客都身著一條牛仔褲或者一件牛仔外套,有的直接兩者兼得。

而那些充斥著「壓倒性的な存在感」、「上げる男気」等中二描述,乃至一些不明所以的工服廣告里,都少不了牛仔服的影子。

我不難猜到為何工人們對這里流連忘返。試問,當你擁有一頂這樣的頭盔時,下面不配上一套像樣的裝扮,豈不是對頭盔之帥氣的褻瀆。

當土木伴侶勞保鞋都能配出休閑撞色,誰還會拒絕穿著它們上街呢?

盡管正面看起來從頭到腳都散發著時尚的光彩,但背后,其實才是工人們最愿意被別人關注到的部分。再往上一層。對,就是工具腰包,日本人管這叫「腰道具」。

居家生活時,家中有一個工具箱會令人感到靠譜安心,而將工具一一背在身上的建筑工人,簡直可以用「威武雄壯」來形容。你甚至能感受到工人們毫不掩飾的那份驕傲——「看,老子就是靠這些帥氣的家伙吃飯的。」

腰道具的價格,一般從不到5000至4、5萬日元不等。熱衷于彰顯帥氣的工人,不光會挑貴的買,有些還樂于DIY。

我在YouTube上的建筑業職人頻道上發現了七彩電鍍的腰道具掛環,也見識到了自制鉗子錘子,湊出一排銀光閃閃。

月曜綜藝節目上的兩位工人老哥風騷更甚,電鉆和裁紙刀應該都沒有料到,自己有天也能迎來蛇皮涂裝和金色傳說皮膚。

和相對源遠流長的校服文化不同,工作服的時尚風潮要年輕許多,

其實更早些時候,在時尚風潮興起前,大多數日本建筑工人的穿搭也不過那麼老幾樣——夾克、燈籠褲、分趾鞋。

其中燈籠褲和分趾鞋值得單拎出來講下。

闊腿褲在日本被叫做【ニッカポッカ】(nikkapokka),音譯自英語的「束膝燈籠褲」,說明了它的造型來源。它也被稱為【鳶服】。鳶是古代日本建筑工的職業名稱,鳶服體現了職業性質。

之所以選擇穿這種褲子,一是因為褲腿寬大方便腳手架上頻繁蹲起的活動,二是寬大的褲腿容易隨風而動,幫工人判斷風向確保安全。另有一種玄學說法稱,寬大的下擺像鼯鼠的滑翔翼,能減輕跌落傷害······

分趾鞋則叫做【地下足袋】(Jikatabi)。準確來講,它其實更接近一雙襪子,只是貼了橡膠底。因為底很薄,建筑工人方便在眼睛看不到腳下的情況下,靠腳底觸感探路。

如果你記憶力夠好的話,可能會記得這兩種工作裝備先前都被毫不沾邊的時尚界大炒特炒過一波,尤其是分趾鞋。

明星上腳兩天半,一夜賣出千千萬。當然這股風倆月也就散了,喧囂過后,穿的還是該穿的那批人。

包括闊腿褲、分趾鞋在內的傳統鳶服,長期以來都屬于公司統一發放的人「入職大禮包」,上邊可能還繡著「XX建設」一類的字樣。再找個老師傅帶一帶,坐一邊嘬著煙指揮你干活,就算是入了行了。

然而大約從2017年起,以大型建筑承包商為首的企業,逐漸開始禁止員工穿燈籠褲與分趾鞋作業,理由大致如下:

1. 燈籠褲寬大的下擺可能會被障礙掛住或夾住,引發墜落意外。

2. 分趾鞋不像裝有鐵板的勞保鞋,能防止重物砸腳造成的傷害。

3. 建筑工人的傳統裝束并不招一些人歡迎。

變革的裁決落下,傳統進退維谷,不少公司開始不再向員工免費發放統一制服。新興的時尚則遇上了出頭的機會,一擁而上。

新興的工作服品牌,不管是產品本身還是店面,都呈現出向一般潮流品牌看齊的傾向,致力于讓工作服能作為私服來穿。這種新主張,跟建筑工人行業長期以來遭受的偏見歧視有關。

不同國家的文化整體看也許大相徑庭,但就看嫌貧愛富、瞧不上體力勞動者來說,其實都一個樣。

建筑工在日本被稱為3K行業,3K即危險(kiken)、骯臟(kitanai)、艱難(kitsui)的簡稱。有的人還會再加上2K,黑暗(kurai)和臭(kusai)。

如果家附近常有建筑工人活動,工地就可能被附近的居民投訴,因為建筑工人們給人以粗俗、態度差、外表嚇人的不良印象。

就像我們從小就接受的那些教育:大人可能會偷偷指著工人說,以后你不好好學習就得向他那樣。干體力活=人生反面典型的刻板印象,經過反復渲染強化,在許多人心中變得根深蒂固。

工作服新潮流誕生的主要目的之一,其實就是為了從外觀上幫建筑工人恢復名譽。人人們希望用新的K將3K、5K取而代之——酷(Kakkoi)。

我在YouTube上見到了一段關于公司該不該提供工作服的討論。

上面的人覺得工作服需要自備是件不正常的事,而中間的人覺得,如果員工有權利穿自己喜歡的衣服,也并不算壞事。最下方的人附議,自己做上一份工作的期間,春夏秋冬都只能兩套衣服來回穿。

比穿的是什麼更重要的,其實是擁有選擇的自主權。

如果只是為了用穿著做身份區分——像日本時尚工裝或雅禮校服展示的那樣——只要愿意花點心思,明明也能有更體面、更尊重個性的方式。

在多密不透風的拘束中,人都始終需要喘息的出口。

于是學生們會將校服褲改成喇叭褲形,或在校服上畫上喜歡的圖案。

辦公室職員會佩戴不同的胸針、絲巾等配飾。外賣騎手們也會在頭盔頂裝上喜歡的裝飾。

當一種制服普遍不受穿戴者甚至路人待見,我想真正該改變的并不是他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