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狼真來了!傳說中的赫爾松反攻是如何實現的?會成為戰局拐點嗎?

從5月開始就一直存在于烏克蘭官方宣傳中的「赫爾松大反攻」,在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狼來了」的虛張聲勢后,終于在8月29日變成了一場真實的進攻行動,并且得到了俄羅斯方面的確認,也受到全球媒體的高度關注。

烏軍為這場反攻進行了哪些準備?目的何在?是否會成為戰局拐點?今天就和大家一起聊一聊!

狼真來了

半年來持續關注俄烏沖突的網友們估計都被烏克蘭官方一再宣稱的「南線反攻」磨得耳朵起繭了,從烏防長科列茲尼科夫信口開河的「百萬大軍」,到屢次被俄軍輕易挫敗的營級反擊,估計很多人對烏軍所謂的「反攻」都已經不感冒了。

■烏克蘭國防部長科列茲尼科夫(左)和烏軍總司令扎盧日內(右)。

然而,現在回過頭來看,上述說辭和小規模行動很可能是為真正的反攻而釋放的煙霧彈,包括屢屢發生的核電站炮擊事件,也在客觀上起到了轉移注意力的作用。

既然我們這些局外人都被騙了,那麼前線的俄軍難保不會產生麻痹輕敵情緒。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反攻前,烏克蘭官方出人意料地保持緘默,幾乎沒有人再跳出來高呼「豪言壯語」,很可能為了掩蔽作戰行動而采取信息管控措施。

■在俄軍控制下的扎波羅熱核電站頻繁遭遇炮擊,引發廣泛關注。

在過去的48小時內,烏軍在尼古拉耶夫-赫爾松方向的接觸線上對當面俄軍部隊展開全線進攻。

據報道,烏軍使用北約支援的火炮進行了火力準備,隨后投入了西方提供的T-72M1主戰坦克和M113裝甲車在多個方向上實施地面突擊,少量蘇-25攻擊機也升空支援,據悉戰場附近有英美的無人機和電子偵察機徘徊監視。

關于烏軍的參戰兵力并無確切報道,但從現有信息看,至少投入了數個戰斗旅,已經屬于軍師級規模的戰役進攻行動。

從某俄軍炮兵陣地在短時間[內.射]擊炮彈200余發,以至炮管發燙掉漆,可見戰斗之激烈。

■俄軍炮兵的D-30榴彈炮因快速射擊導致炮管過熱掉漆。

盡管狼真的來了,但從兩天的戰況看烏軍取得的進展并不明顯。

據報道,烏軍突破了俄軍的第一道防線,在個別地段突入俄軍縱深達4千米,并投入預備隊以擴張戰果,部分俄軍部隊已經后撤,但總體上說烏軍并未達成決定性的突破,俄軍仍在堅守第二道防線。

■烏軍炮兵使用西方援助的FH-70型155毫米榴彈炮轟擊俄軍目標。

從雙方公布戰報看,烏軍的戰果也不夠理想。俄國防部在8月30日公布,在俄軍的積極防御下烏軍損失慘重,被擊毀了48輛坦克、46輛步兵戰車、37輛其他裝甲車輛、8輛裝有大口徑機槍的皮卡車,損失官兵1200多人,而最新的數據顯示烏軍人員損失超過1760人。

烏國防部同日公布的戰果數字為打死俄軍450人,擊毀坦克7輛、裝甲車25輛、其他車輛29輛、防空系統2部、火炮19門、火箭炮3台、舟橋2座、直升機1架、無人機3架,注意,這還是整個戰場的總戰績,并非單指赫爾松方向。

就算刨去水分,烏軍也是有些得不償失。

■烏克蘭國防部8月30日發布的戰績公告板,戰果并不算很理想。

局勢趨利

回顧過去兩個月的俄烏戰局,我們可以發現總體局勢非常有利于烏克蘭進行反攻準備。

首先,迫于烏軍持續的火力襲擾和自身的后勤壓力,俄軍在6月底7月初宣布從蛇島撤軍,此舉等于俄黑海艦隊的控制區域從黑海西北部大幅收縮,使得敖德薩和尼古拉耶夫承受的壓力明顯減輕,而黑海運糧航道的重新開通也多少緩解了烏克蘭的經濟困境,有利于社會民心的穩定。

■2022年7月初,俄軍從蛇島撤軍后烏軍士兵在島上升起國旗。

其次,俄軍在奪取北頓涅茨克和利西昌斯克后,在頓巴斯方面的進攻陷入停滯,一個多月來進展甚微,在哈爾科夫方向和赫爾松方向俄軍繼續保持守勢,因此烏軍前線部隊的壓力至少沒有繼續加劇,有助于后方從容編練后備部隊。

■烏軍后備部隊的步兵和坦克在后方地域集結,準備進行戰術演練。

再次,俄軍雖然從未停止對烏克蘭中西部地區的遠程精確打擊和空襲,但戰事進行至今,俄空天軍的拉胯表現有目共睹,而俄軍精確制飛彈藥儲備不足已經是盡人皆知的事實,因此很難像英美等國在伊拉克和科索沃那樣保持高強度的空中壓制,雖然俄軍能打擊個別節點目標,起到一定的干擾作用,但從總體上說很難破壞烏軍重組備戰和接受西方援助的工作。

■2022年6月,俄軍飛彈襲擊克列緬丘格的監控畫面。

最后,西方軍事援助發生了質的變化,由戰爭初期的輕型防御性武器向重型進攻性武器轉變,續提供155毫米重型榴彈炮后,「魚叉」反艦飛彈、「海馬斯」高機動火箭炮等高性能武器也被加入軍援清單,而美國更是暗地里提供了「哈姆」反輻射飛彈,并幫助烏軍改裝米格-29戰斗機以發射美制飛彈,這也意味著西方還可能提供其他清單以外的援助,同時多個歐洲國家也接受烏軍官兵前來受訓,這些舉措都加速了烏軍向北約標準轉變的進程。

■2022年7月,烏克蘭軍隊裝備的「海馬斯」火箭炮在前線進行裝填作業。

早有征兆

其實,最近一個多月來烏軍在南部戰線的一系列舉動都可以視為此次赫爾松反攻的前期鋪墊。

首先,使用「海馬斯」火箭炮反復攻擊安東諾夫斯基大橋等橫跨第聶伯河的橋梁,以切斷赫爾松前線俄軍的補給線,在美制精確火箭彈與俄工兵的速干水泥之間展開了一場較量,盡管烏軍最終未能摧毀大橋,但給俄軍后勤補給造成的阻礙顯而易見。

■2022年7月,一輛汽車從安東諾夫斯基大橋上駛過,橋面上可見「海馬斯」火箭彈造成的彈孔。

其次,從7月以來烏軍就利用西方提供的精確制導武器或通過其他方式打擊俄軍后方目標,比如7月14日烏軍摧毀了赫爾松東南26千米的一座俄軍彈藥庫,而影響最大的是發生在8月9日克里米亞新費多里夫卡的薩基空軍基地爆炸事件,盡管目前真相并不明朗,但大機率由烏軍襲擊造成,爆炸摧毀了至少10架俄軍飛機,破壞了機場設施,相當程度上削弱了俄軍在南線的空中優勢。

■從美國星球實驗室給出的衛星照片來看,薩基機場遭遇襲擊后,內部狼狽不堪,位于停機坪上的大批戰機受損嚴重。

再次,烏軍改裝的米格-29戰斗機在西方的情報支援下,使用美制「哈姆」反輻射飛彈打擊俄軍的前線雷達系統,壓制俄軍防空陣地,「哈姆」反輻射飛彈的登場對俄軍而言絕對是一個嚴重威脅,意味著俄軍部署在前線的防空雷達、反炮兵雷達、通訊設施等將難以在安全環境下運行,大大影響俄軍防空部隊和炮兵部隊的作戰效能,從另一方面有利于烏軍飛機和炮兵部隊的作戰。

■網絡上流傳的烏軍米格-29發射美制「哈姆」反輻射飛彈的視訊截圖。

最后,烏軍在俄占區乃至俄國本土積極開展敵后襲擾活動,組織抵抗運動,破壞俄占領當局穩定秩序、收攏人心的努力,借以打擊俄羅斯的民心士氣。

近期在俄占區屢有同俄軍合作的當地官員遭遇暗殺襲擊,基礎設施也遭到破壞,包括8月20日發生在莫斯科的杜金娜遇刺事件,都可能是烏軍策劃的敵后戰線的一部分。

這些行動讓俄軍后方不寧,必然會影響到前線俄軍的防御準備。

■2022年8月,俄安全部門的工作人員在杜金娜遇刺現場收集證據。

拐點未至

烏軍的赫爾松反擊讓近來沉寂的俄烏戰場掀起一陣波瀾,在網絡上已經有人將其視為烏軍「勝利的序曲」,戰局走向的轉折點。

所以這個結論還下得太早了,畢竟反攻才剛進行兩天,后續發展還有待觀察,而且畢竟是一次局部反攻行動,對烏軍而言此次反攻最好的結果大概就是收復第聶伯河右岸的赫爾松部分地區,與俄軍隔河對峙,至于某些烏官員宣稱的「赫爾松將在9月全部收復」的說法實在是好高騖遠了。

從目前的前線態勢看,能不能消滅或擊潰赫爾松右岸地區的俄軍部隊其實都相當值得懷疑。

■烏軍炮兵正在為「冰雹」火箭炮裝填火箭彈。

從軍事角度講,烏軍在赫爾松的反攻還是為時尚早,如果再能耐心地準備一個月,可能成功機率更高,影響也會更大。

如果從俄烏沖突的大背景考察,不難發現,此次赫爾松反攻仍是一場宣傳意義大于軍事意義的政治仗,烏克蘭必須在當前時間節點上有所動作。

■隨著時間推移,將有更多烏軍士兵完成北約方面提供的訓練。

一方面,隨著沖突長期化,西方對援助烏克蘭的態度正在發生改變,特別是歐洲國家在冬季臨近、能源壓力加重的情況下,對援烏事項漸趨冷淡,幾個主要國家在過去一個月內未提供新的援助,這對于基輔而言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必須以進攻姿態向西方表明堅決抵抗的決心和軍事援助的價值,以維持和謀求更多的援助和支持。

另一方面,俄羅斯積極推動在9月間舉行赫爾松和扎波羅熱的全民公投,就是「克里米亞模式」的重演,這是澤連斯基政府絕不接受的,因此通過反攻制造「王師歸來」的印象,挑動占領區民眾對俄當局的抵觸情緒,從而阻礙公投進程,保住收復領土的希望。

■赫爾松市民舉行抗議俄軍占領的集會,由于當地人口中烏克蘭族占多數,俄羅斯想通過公投形式加以兼并存在難度。

結語

總之,赫爾松反攻無論成功與否,都不會是俄烏沖突的拐點,其走向取決于俄羅斯與英美及歐盟之間戰略博弈的結果,也可能受到歐洲以外其他大國事務的影響,換而言之,烏克蘭人實際上已經很難掌握自己的命運。經過半年的交鋒,俄羅斯也已充分認識到這場沖突的長期化,普丁日前簽署命令增加軍隊員額13.7萬人,俄政府也在增加軍事訂貨,都在做持久作戰的準備。

需要注意的是,與烏克蘭早已進入戰時狀態不同,俄羅斯尚未全力投入,更沒有進行全面的戰爭動員,而這個國家的戰爭潛力之深厚,拿破侖和希特勒都是領教過的,西方想通過烏克蘭徹底打垮北極熊,只怕絕非一朝一夕之功。

■俄羅斯總統普丁于8月25日簽署命令,批準俄武裝部隊增加13.7萬人,這是應對長期沖突的舉措之一。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